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绞刑架下的报告(尤利乌斯·伏契克创作纪实文学) 发布于:

《绞刑架下的报告》是捷克作家尤利乌斯·伏契克创作的纪实文学。

伏契克在这部以他的鲜血和生命写成的书中记述了他和他的同志们对纳粹分子的斗争经历以及自己被捕入狱的经过,表达了他对生活的热爱,对祖国和故乡的深深眷恋。

该作自1945年在捷出版以来,已被译成九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人民中广为流传。在中国,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先后发行过两个根据其他文字转译的版本,对中国读者起了教育和鼓舞作用。被选为2014年语文北师大版初二下册第三单元课文。

1942年4月24日10点差5分,从事地下秘密工作的伏契克来到达叶林涅克家碰头。在他们正准备离去时,手持短枪的盖世太保砸开带环的大门,伏契克被推上一辆汽车,关进了庞克拉茨监狱。随即,伏契克被猛击了数不清多少棍子。由于叛徒的出卖,盖世太保弄清了伏契克是捷共中央委员和《红色权利报》编辑的身份。

伏契克是星期五被捕的,当他再次醒来时,已是星期二晚上。敌人依旧严刑逼供,但伏契克什么也不说。和伏契克一道受审的还有安里娅·伊拉海克。同囚室的难友卡雷尔是个好心人。不久,伏契克便被折磨得离死不远了。

伏契克的囚室,住三个人。卡雷尔走了捉婆颈之后,又换了几个人,但“老爹”和我始终未曾分离。“老爹”60多岁,名叫约瑟夫·佩舍里,中学高级教师,他用湿绷带给伏契克裹伤,驱走逼近伏契克的死神。

1943年5月1日,碰巧是那个允许伏契克写作的党卫队员值班。轮到“放风”了,伏契克带队做了一套特别的操,第一节:抡大锤。第二节:割麦。虽然惨遭灭绝人性的毒打,但这幕哑剧却是他们的“五一”宣言:勇往直前,决不叛变。

在400号受审的时候,伏契克知道了米夜请体旬列克是个叛徒。但和伏契克一样在400号受审的共产党员都不投降,400号里的犯人成了一个活跃的战斗集体,简直可以叫做“共产党中央”了,因为被捕的许多党的高级干部也在这里被审讯。

城郊的死尸越堆越高,已经不是几十具,几百具,而是几千具了。无论男女、甚至儿童,党卫军都要斩尽杀绝,株连全家,整个整个村庄被血洗和烧光。夺命的枪弹如同黑死病一般在全国各地蔓延,无人幸免。面对白色恐怖,伏契克和他的同志们相互鼓励:活下去。

1943年6月9日,伏契克将被押到“帝国”受审,在庞克拉茨监狱的411天快得一晃而逝。伏契克终止了写作。

一九四三年春写于庞克拉茨盖世太保监狱

第五章 雕像与木偶(一)

列金卡和刑吏

第一章 二十四小时

第六章 一九四二年的戒严

致古斯塔-伏契科娃

第二章 临死前的痛苦

第七章 雕像与木偶(二)

致戈培尔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第三章 二六七号牢房

第八章一小段历史

战斗的鲍日娜·聂姆曹娃

第四章 “四OO号”

附录

伏契克曾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共产党机关报《红色权利报》的编辑。1936年后,纳粹德国侵吞欧洲的魔掌蠢蠢欲动地伸向了捷克斯洛伐克,捷克斯洛伐克的独立和主权受到了严重威胁。伏契克和他的同志们一样,习戒您棕怀着强烈的爱国热情,写下了许多尖锐犀利的文章揭露纳粹分子的阴谋。1939年3月15日,纳粹分子的铁蹄辗碎了捷克斯洛伐克美丽的山河,伏契克和他的同志们转入了地下斗争。由于叛徒出卖,于1942年4月24日晨在一次抵抗组织的会议上被捕。

纳粹分子见伏契克数次到了死亡的边缘,却坚不招供,便心生一计,他们把伏契克的妻子押进来。当着伏契克的面拷打他妻子。伏契克心中对寻键这群法西斯分子惨无人道的做法极端愤怒,却以极大的龙企全毅力挺住了。他妻子也非常英勇,始终坚持说并不认识伏契克。敌人又失败了。他妻子被带走了。他知道这是他们的永诀了。他心中悲痛,却尽量以快乐的目光向妻子告别。

伏契克在纳粹的监狱中受到了种种非人的折磨。他以超人的意志克服了肉体上的痛苦,保持了一种积极的乐观主义精神,并组织和领导了狱中的政治斗争。他的精神感动一位捷克斯洛伐克的看守。在这位好心的看守的帮助下,他得到了一些铅笔头和碎纸片,他就用这些简陋的工具,写下了那部举世闻名的不朽之作——《绞刑架下的报告》。

1945年5月,纳粹德国战败,伏契克的妻子出狱,她找到了那位捷克斯洛伐克看守,从他那里要来了伏契克的手稿。她把这些手稿整理出版。这部凝聚着伏契克和他战友们鲜血和生命的著作——《绞刑架下的报告》才得以与世人见面。伏契克本人却没能等到这一天,他在纳粹的监狱中被囚了411天,在受尽了种种肉体和精神折磨后,于1943年9月8日被纳粹分子秘密杀害。

伏契克在《报告》中怀着热爱和感激之情,谈论“狱中集体”。受尽折磨的凝催删人们的兄弟般的友爱,具有一种向心力,能把大家凝结成一个整体。伏契克在《报告》里用许多生动的事例,说明这种友爱的威力,它能穿透墙壁,拥抱所有牢房。这是一种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不可征服的力量。伏契克在《报告》中,怀着极其深厚的爱,写出了这酷舟道个集体里众多的英雄人物的真实特征。如工人阶级出身的共产党员叶林涅克夫妇,平时显不出是英雄人物,可是在敌人面前却坚强如钢。当盖世太保闯进他们的家时,他们并肩站着。妻子问丈夫:“现在怎么办?”丈夫回答:“我们去死。”她没叫喊一声,也没摇晃一下,而是面对瞄准他们的枪口,用一种十分优美的姿势把手递给他的丈夫。她以往是爱哭的,可是在狱中却不曾流过一滴泪。她最后的遗言是:“请转告外面的同志,不要为我难过,也不要被这件事吓住我做了工人阶级要求我做的一切,我也将按照它的要求去死。”

伏契克向那些经过这场灾难而活下来的人们提出一个要求:不要忘记这些好人,要热爱这些为他人、也为自己而牺牲了的人。他以全部热情赞颂:“每一个忠实于未来,为了美好的未来而牺牲的人都是一座石质的雕像。”是的,人们热爱、崇敬他们。伏契克在《报告》里雕塑了一座座高大的英雄雕像。他冒着生命危险,以火一般的热情,忠实地记录下这些肝胆照人的英雄。他笔下的英雄人物朴实无华,个个都表现出真金不怕火炼的坚强性格。他们的英雄主义是无私的、谦逊的。他们真正当得起大写字母的“人”的称呼。

伏契克也要求人们警惕那些“妄想阻挡革命洪流的腐朽过时的人”——那些大大小小的木偶。他们是些出卖灵魂、丧尽天良的禽兽,用别人的生命来保持自己的地位,用别人的鲜血来填塞自己的欲壑。有奶便是娘,苟且偷安就是他们的处世哲学。伏契克那双无比敏锐的眼睛,从死亡中复活而被唤醒的感官,最能觉察这伙败类。像叛徒米列克,这个曾经冒过枪林弹雨的人,现在却在盖世太保的皮鞭下,丧失了勇气,于是用出卖组织、同志以及自己的恋人来保全自己的生命。他终于被集体所摒弃。伏契克在《报告》里痛斥了那些不配作捷克人的刽子手。这些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人,变得比魔鬼更可恨。他们都是些极为阴险、狡猾、凶残的木偶,受法西斯和各种反动势力牵动的木偶。正是这些木偶构成纳粹反动统治的支柱,是黑暗时代的灾星。

这部作品描绘了一系列英勇坚定的反法西斯战士,歌颂了在监狱中仍进行不屈不挠战斗的伟大集体。伏契克曾说:“与其说我的报告是整个时代的见证,毋宁说是一些人的见证。我认为人是最重要的。”实际上,由于作者描绘了一系列充分反映时代精神的反法西斯英雄,因而也就真实而深刻地揭示了整个时代的面貌。

作品是用第一人称写的。伏契克本人就是捷克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反法西斯战士的杰出代表。他描绘了自己的被捕经过和在监狱中所受的折磨,抒发了激荡在内心的革命热情,写出了自己的各种感受。实际上,他是监狱反法西斯革命集体的灵魂。

伏契克的妻子古斯达也是一个坚强的革命者,在伏契克被捕之后、敌人把她也抓进了牢房。有一次审讯时,敌人带古斯达与伏契克当庭对质,妄图通过

古斯达劝诱伏契克屈服。敌人对她说:“告诉他,叫他聪明些。假如他不替自己着想,叫他至少替你想想。给你一个钟头去考虑。假如你们还那样顽固,今天晚上就枪毙你们,两个都枪毙。”古斯达回答说:“侦讯官先生,这对于我并不是什么恐吓,这正是我最后的愿望。假如你们要处死他,就把我也处死好了。”写到这里,伏契克情不自禁地赞叹道“这就是古斯达!这就是爱情和勇气!”

《绞刑架下的报告》还描写了叶利涅克夫妇、丽达、斯坷乐雪帕、冈沙,意卡和冈沙捷尔尼等反法西斯战士的英雄事迹。与此相对照,《绞刑架下的报告》也勾画了法西斯匪徒的丑恶嘴脸。其中有穷凶极恶、无知无识的“典型的纳粹暴发户”—庞克拉茨监狱的狱长梭巴;有“集愚蠢、残酷、顽固、恶毒于一身的家伙”—党卫队员维当和形形色色的刽子手等。

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绞刑架下的报告》一书轰动世界,被译成包括中文在内的九十多种文字,出版了30余次。在20世纪5、60年代,伏契克成为中国青年们心目中的楷模,这本书在中国国内广为流传。该书结尾警句:“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呀!”一时成为全世界革命人士的警句名言。

中文译本

1985年,《绞刑架下的报告》,蒋承俊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9年,《绞刑架下的报告》,杨实译,新世纪出版社

2003年,《绞刑架下的报告》,朱宝宸译,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5年,《绞刑架下的报告》,徐伟珠译,浙江文艺出版社

2008年,《绞刑架下的报告》,谢磊译,广州出版社

2010年,《绞刑架下的报告》,曾献译,金城出版社

伏契克,捷克斯洛伐克文艺评论家、作家。1903年出生在布拉格斯米霍夫工人区的一个工人家庭。少年时代的伏契克学习十分努力,最喜欢跑旧书店购书,如饥似渴地读书。从少年时代起,他就深切地感受到工人阶级的苦难生活。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他积极参加革命活动,15岁就曾参加“五一”游行,18岁就加入了刚刚成立的捷克共产党。1921年进布拉格查理大学文学院学习,1928年起任党的机关报《红色权利报》编辑。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德国法西斯军队占领了捷克,捷克共产党被迫转入地下,伏契克毅然留在布拉格坚持斗争,1941年当选为党中央委员。1942年4月因叛徒出卖,被法西斯逮捕。法西斯残酷地毒打、折磨伏契克,又卑鄙地引诱他投降,但他在惨无人道的刑讯日子里,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用笔头在张张碎纸片上写下了长篇纪实文学《绞刑架下的报告》。1943年9月8日,伏契克被害于柏林的勃洛深斯狱中。


相关文章推荐:
尤利乌斯·伏契克 | 盖世太保 | 戈培尔 | 红色权利报 | 捷克斯洛伐克 | 向心力 | 盖世太保 | 生命 | 真金不怕火炼 | 伏契克 | 盖世太保 | 捷克人 | 刽子手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北京燕山出版社 | 浙江文艺出版社 | 广州出版社 | 金城出版社 | 伏契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