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政治算术 发布于:

《政治算术》是英国经济学者威廉·配第创作的经济学著作,1690年首次出版。

《政治算术》除呈辞和原序外,全书共分十章,其内容大体可以归纳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包括第一、二、三、四、五章,是英国、荷兰、法国三国国情国力比较;第二部分,包括第六、七、八、九、十章,是英国国情国力及增长分析。全书引用数字资料,用计量和对比的方法,力图证明英国可以超过荷兰、法国两国,充分反映了英国资产阶级要求称霸海上的强烈意图。

《政治算术》使得经济科学的研究实现了一个转折,突破了重商主义的影响,使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走上了科学发展的道路。

《政治算术》一书的内容可概括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包括第一至第五章,是英国、荷兰、法国三国国情国力比较;第二部分包括第六到第十章,是英国国情国力及增长分析。

配第在第一章中旨在说明:一个领土小而且人口少的小国,由于它的位置、产业和政策优越,在财富和力量方面,可以同人口远且众多、领土远且辽阔的国家相抗衡。在这方面,特别是航海和水运的便利起着最显著而又最根本的作用;第二章说明某些赋税和义捐,会使王国的财富增加而不是减少;第三章配第对英国和法国的海军力量进行了比较,最后得出结论:法国由于天然而永久的障碍,不论现在或是将来都无法在海洋力量方面超过英国和荷兰。第四章对英国和法国的领土、人口、特殊有利条件、领土防卫、对外贸易进行了比较,最后得出结论:英国所有的人口和领土对财富和力量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同法国所有人口和领土大体相同。第五章分析了阻碍英国强大的原因。配第认为,阻碍英国强大的障碍有英国领土的分散状况、立法机关的分立、各殖民地状况等。但无论怎样,这些障碍只是暂时的,并且是能够消除的。

第六章是对英国40年经济增长的一个分析,配第指出英国的权力和财富在最近40年中有所增长。第七章对英国人均开支进行了估计。第八章分析了英国的收入情况。第九章对英国资金运行进行了估算。第十章对英国经营整个商业世界贸易所需资本进行了估算。

第一章 一个领土小而且人口少的小国,由于它的位置、产业和政策优越,在财富和力量方面,可以同人口远为众多、领土远为辽阔的国家相抗衡。在这方面,特别是航海和水运的便利起着最显著而又最根本的作用。

第二章 某些赋税和义捐,会使王国的财富增加而不是减少。

第三章 法国,由于天然而永久的障碍,不论现在或将来都无法在海洋力量方面超过英国人或荷兰人。

第四章 英国国王所有的人口和领土对财富和力量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就天然情况而论,同法国所有的人口和领土大体相同。

第五章 阻止英国强大的各种障碍,只是暂时的和能够消除的。

第六章 英国的权力和财富,在最近40年中有所增长。

第七章 以英国国王的臣民全部开支的十分之一,——如果这一部分能经常征收到手的话,——足可维持十万名步兵、三万名骑兵和四万名水兵,以及支付政府其他一切日常和临时的开支。

第八章 在英国国王的臣民中间,存在着足够的游闲人手,他们每年可以比现在多赚200万镑的收人,并且存在着足可为实现这一目的所需要的现成的、合适的职业。

第九章 我国拥有经营本国产业的足够资金。

第十章 英国国王的臣民有充裕而方便的资本经营整个商业世界的贸易。

配第写作《政治算术》时,正值第三次英、荷战争,英国国内外的形势都很严峻。国外面临着荷、法两国的威胁,英国的力量仍落后于他们,特别是国外市场和殖民地都在荷、法两国控制下;国内天灾人祸,财经困难,国民普遍存在着悲观情绪,地租普遍下降,王国日趋贫困;金银缺乏,人民就业困难;税目繁多,税率沉重业普遍衰退,海军力量正受着法、荷两国紧紧赶超的威胁;英国教会和国家面临着和产业相同的危险等。面对这种形势,如何克服国内普遍存在的悲观情绪,正确认识自己的优势,鼓舞信心和士气,迎接荷法两国的挑战夺取国外市场和殖民地,已成为英国资阶级的当务之急。配第的《政治算术》正是适应这种需要而撰著的。

配第在配第在这本书中,应用算术方法,通过人口、土地、资源、资本、产业等大量数字,对英、荷、法三国的国情国力,进行了比较分析。

配第认为尽管当时英国国内外形势是严峻的,但悲观是不必要的。不要消沉颓丧下去,而要“努力于抗拒自己所面临的灾难。”他认为,英国确实存在许多弊害,但也应看到许多繁荣和发展的方面:如伦敦的建筑较前宏大华丽,东印度公司的资本已是原来的二倍,抵押贷款的法定利息正常,建材没有涨价,交易所照样繁忙,国王的海军比以前更加强大,许多土地都经过了改良,食物价格甚为便宜等等。提出了英国如能执行正确的方针、政策,避其所短,扬其所长,就能富国强兵,以小胜大,取荷、法而代之。

威廉·配第(William Petty,1623—1687),古典政治经济学和统计学的创始人,也是英国皇家学会的创始人之一。配第于1623年出生在英国汉普郡腊姆济城-一个贫苦纺织工人的家庭。少年时代曾学过希腊语、拉丁语、数学和天文学,还曾在法国学习过解剖学。1649年获得牛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51年被牛津大学聘为解剖学教授,并兼任布拉斯诺学院的副校长和格雷舍姆音乐学院教授。1658年被选为英国国会议员。1661年,他被封为男爵并被任命为土地测量总监。1687年病逝于伦敦。


相关文章推荐:
威廉·配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