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时事新报 发布于:

《时事新报》前身为1907年12月5日在上海创刊的《时事报》和1908年2 月29日创刊的《舆论日报》。前者主编是汪剑秋,后者主编是狄葆丰。两报于1909年合并,定名为《舆论时事报》。

1911年 5月18日改名《时事新报》,由汪诒年任经理。清末时,是资产阶级改良派报纸,宣传立宪政治。中国资产阶级右翼党团关系密切的私营报纸。1949年5月27日停刊。共出14785期。

明治维新后,福泽继续大力提倡普及西学,于1882年创办日报《时事新报》。《时事新报》确立了一种“独立不羁”的办报方针,遵循不偏不倚的立场,争取到了不同派别的读者,引导了社会舆论。

在谈到办报精神时,福泽谕吉说过:“凡与此精神不悖者,无论是现任政府、诸多政党、各工商企业、各学者团体,不论对方是谁,我们都将其作为朋友相助。若是违背此精神者,亦不问谁,皆作为敌人而排斥之。”

与中国资产阶级右翼党团关系密切的私营报纸。前身为1907年12月 5日在上海创刊的《

时事报》和1908年2 月29日创刊的《舆论日报》。前者主编是汪剑秋,后者主编是狄葆丰。两报于1909年合并,定名为《舆论时事报》。1911年 5月18日改名《时事新报》,由汪诒年任经理。清末时,是资产阶级改良派报纸,宣传立宪政治。辛亥革命后,成为进步党的报纸,随后又转为研究系的喉舌。 1918年 3月 4日

创办的副刊“学灯”,在俞颂华等人主持期间,对五四运动时期的新文化运动和社会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有所影响。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反对国共合作,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运动。1928年冬,张竹平、汪英宾等购得此报产权,张竹平任总经理,汪英宾任经理兼总编辑。1932年与《大晚报》、《大陆报》、申时电讯社组成联合公司(简称“四社”)。1935年报纸产权转让给孔祥熙财团,1937年11月26日迁重庆出版。1945年9月21日在上海复刊。1947年3月21日起改为晚报。1949年5月27日停刊。共出良敬谜14785期。

《时事新报》是1911年5月18日由著名出版家张元济、高梦旦等筹组创办,由《时事报》和《舆论日报》两个小报合并而成。《时事报》于1907年12月5日创刊于上海,主编汪剑秋;《舆论日报》于1908年创刊,为早年维新派的宣传机关。民国初年的《时事新报》,以编译中外报章、介绍西方资产阶级学术文化为主要内容。该报坚决反对袁世凯复辟,发表了许多倒袁文章。1915年黄群主持笔政时,与北京的《国民公报》相呼应,公布了当时袁世凯企图复辟帝制的一些密电,在当时舆论界声誉雀起。梁任公称上海的《时事新报》为护国军时期“唯一之言论机关”。1916年4月,张君劢从欧洲回国,兼任《时事新报》主笔,讨袁态度坚决,言论也十分激烈,《时事新报》日益成为上海很有影响的报纸。年底,张君劢北上时,将此职交给了张东荪。1917年开始,张东荪主笔《时事新报》,一直到1924年春辞职,前后达8年之久。

张东荪主编《时事新报》后,积极改善版面,亲自主持“论说”栏和“时评”栏,对国内外重大事件进行评述,表示研究系和张东荪对当时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的见解。它成为张东荪议政论政的主要舆论阵地。《时事新报》与北京的鼍国民公报》和《晨报骗脚渗》相呼应,成为梁启超领导的研究系在上海的主要喉舌和势力据点。张东荪经过艰苦努力,将它办成了“议论最真实,消息最灵通,材料最丰富,为人人必读之唯一大日报”,山在国内舆论界享有盛誉。

除了评议政治的社说和时评栏外,张东荪主办的《时事新报》注意介绍西方各种新的社会和哲学学说。从1918年1月1日起,柏格森的《创化论》由张东荪翻译,在《8寸事新报》上连载,达三个月之久。

1916年10月,《时事新报》开辟"上海黑幕"专栏,刊登"黑幕小说",引起海内兰辨达应社会各界极大兴趣。这是继鸳鸯蝴蝶小说后出现的再度引起轰动的一种新式小说。

具有代表性的是《绘图中国黑幕大观》及其续集,内容分政界、军界、学界、商界、党会、匪类察榜几乐、报界、僧道、慈善事业等等。编者自称黑幕小说是揭发"全国社会射影含沙之事,魑魅魍魉之形",使"幕中人知所惧而幕外人知所防"。

但也有人以为这类小说的流行,实际上等于介绍许多作恶手段,使作品变成了"犯罪教科书"。黑幕小说形式不象小说而类似笔记、报道。因而引起人们更大兴趣,以为小说黑幕中所说的故事更具可信性,而小说则不足信。

1918年3月4日,上海《时事新报》增辟《学灯》副刊。初为周刊,后改为日刊。张东荪、匡僧、李石岑等先后任主编。

《学灯》初期主要内容为评论榆海臭学校教育和青年修养。主旨是促进教育,灌输文化,是新文化运动中著名的"四大副刊"。

为了更广泛地介绍新学说,指导和反映文化教育界情况,经过几个月的筹备,1918年3月4日,张东葛驼荪创刊了五四时期影响深远的《时事新报》副刊《学灯》,致力于宣传新思潮虹影坑。《学灯》一开始便用白话发刊,风格与北京的《晨报》副刊很相似。

《学灯》开始每周一次,5月间每周二次,12月起每周三次,1919年1月起改为日刊,星期日休刊。从1921年5月10日起,联时事新报》增辟《文学旬刊》;1921年9月16日,又增辟《社会主义研究》旬刊。每逢这些副刊出版时,《学灯》就休刊。《学灯》的版式也几度改变。最初每期只占大半版,1919年2月起扩充为两版。1922年后改为4开4版的附张。从1924年10月开始,《文学》和《艺术》等副刊的第4版辟为《教育界》附刊,《学灯》的篇幅只占三版;1925年?月后更缩小为两版。但同年11月11日起,又与<<教育界>)合并为四版。

《学灯》最初由张东荪负责编辑。但他一面忙于为《时事新报》撰写每天的社说和时评,一面编辑《学灯》,还要为《学灯》写大量的文章,因此,颇感劳累。不久,张东荪便聘请匡僧主编《学灯》。1919年4月,匡僧因脑病被迫辞职,张东荪请好友俞颂华(瞻庐)负责。1920年后,张东荪以《B寸事新报》名义资助余颂华赴苏俄采访(与瞿秋白一起)后,便又聘请好友郭虞裳(曾任上海南洋商业专门学校校长)主编。1920年1月起,张东荪请著名哲学家李石岑接编,直到1921年7月底。1922年2月,改由柯一岑负责,直到1923年初为止。此后徐六几和郭梦良都曾担任过主编,张东荪也一度亲自主编《学灯>)。这些编辑,在当时均是学有专长的知识分子,他们“或多或少是受张东荪的影响的”。

张东荪在阐述创办《学灯》的缘由时指出:“方今社会为嫖赌之风所掩,政治为私欲之毒所中,吾侪几无一席之地可以容身。与其与人角逐,毋宁自辟天地,此学灯一栏之由立也。”这是他创办《学灯》的主要原因。他接着说明了《学灯>>的宗旨:“一日借以促进教育,灌输文化;二日屏门户之见,广商权之资;三日非为本报同人撰论之用,乃为社会学子立说之地。”⑨实际上,《学灯为创刊时,主要内容是评论学校教育和青年修养。在这三项创刊宗旨中,“屏门户之见”、“为社会学子立说之地”只是表示对待思想自由的态度,只有第一项“促进教育,灌输文化”,才是真正的宗旨。

在创办《学灯》初期,张东荪主要是通过议论教育问题来灌输新文化的,所以它在当时是一个以教育为主题的刊物。这在张东荪历次所发的征稿启事中,可以窥得一斑。1918年4月,张东荪发表《学灯》启事,内称“近来吾国教育弊端百出,如学制之荒谬,教员之堕落,学风之卑下,此外邪说披猖,道德陵夷,尤为伤心之象。苟有人焉,以铸鼎燃犀之笔,为之一一揭发,与纰缪之主义激战,以其文字投诸本报,当敬为披露,并愿以优厚之酬资,为定交之纪念。”1918年4月15日,张东荪又刊《学灯》启事:“本栏征求下列各稿:一、征求学艺上之意见;二、征求教育上之意见;三、征求对于近来出版物之批评;四、征求对于全国各学校之批评;五、征求教育上之讽刺画,六、征求学生关于修养之实验。”在1918年4月所发的另一《学灯》启事中,又说:“本栏征求全国中等以上学校调查报告(详述历史沿革及现在状况,如能将校长照片及校舍摄影附寄,尤所欢迎)。诸君如以平日参观所得,赐稿敝报者,无任欢迎。”可见,张东荪一再表示欢迎介绍各地中等以上学校的历史和现状、批评和揭露教育界的黑暗、讨论青年修养和教育理论的稿件,而且也的确大量发表了关于这些方面的文章。《学灯》前后开辟过“教育小言”、“教育研究”、“教育界消息”,“学校指南”、“学校消息”、“青年俱乐部”等专栏。直到1919年后,一般性的“思潮”栏才逐渐代替教育方面的言论;而居主要地位,但有关教育界的报道和评论始终占有很大篇幅。

张东荪特别关注《学灯》副刊。在创办初期,他亲自为“讲坛”和“教育小言”两个栏目撰稿。从1918年3月到12月,张东荪在“讲坛”栏中,连续发表了《国人读书力之缺乏》、《贩卖外国书籍之必要》、《中西思想之绝对相反》、《说鬼》、《运命思想亡国论》、《运命思想余谈》、《论演说》、《论译书》、《论报纸》等12篇《随感录》,讨论读书、译书、贩卖西书等问题。同时,在“教育小言”栏目中,他连续发表了嵌职业教育》、《人格之感化》、《教育与生计》、《教育与教会》、《门户之见》、《竞争之风》、《教授留学》《哲学与教育》、《文艺与教育》、《本栏之提倡》、《秦贺兰之思想》、《只崇洋却不模仿》、《模仿与文化》、《新……旧》、《人格与主张》等文章,讨论当时的教育问题。这些专门讨论教育问题的文章,与当时其它报纸相比,内容充实,思想开明,给人以清新之感,因而受到了广大青年的欢迎。

恽代英主张应由社会承担哺育儿童的任务

1920年4月8日,恽代英在《时事新报》发表文章《驳杨效春"非儿童公育"》。文章驳斥了杨效春的儿童必须由家庭来哺育的观点。文章说:普通父母,虽然爱他的儿子,然而因为愚昧不合法的养育,牺牲了无数的儿童。公育机关,是有研究、有经济的专门家担任照顾一切,自然不是不负责任、不勤慎精细的人所能得社会信任的。若说这些人必然不如自己母亲可靠,为甚么教育不信任自己父母,要信任学校教师?医病不信任自己亲人,要信任医院医士?儿童初生之时,为之母的可受公育机关的指导以育儿。满一月后,断乳以前,可限令为母的在公育机关内,或附近作工,抚育训练虽有专人,哺乳仍由其母。如此则女子仍不致受育儿之累,乃不致因她的愚昧贻害于儿童,所以这亦不能见儿童公育的不能行。

他最后认为:"我觉得教妇女人人消耗精神于这同一之事,未免太不经济了。这岂是个个人可以学好的事?人类原靠互助以成社会,所以一切虽须自己料理的事,可以找专精的人代为料理"。


相关文章推荐:
资产阶级改良派 | 立宪 | 资产阶级 | 明治维新 | 资产阶级改良派 | 学灯 | 俞颂华 | 五四运动 | 新文化运动 |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 | 张竹平 | 社会主义研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