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曹操与杨修(1988年上海京剧院京剧作品) 发布于:

《曹操与杨修》是上海京剧院制作的历史类京剧剧目,取材于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中的第七十二回“诸葛亮智取汉中,曹阿瞒兵退斜谷” 。

该剧目讲述了赤壁之战后,汉相曹操力图东山再起。他求贤若渴,以名士杨修为曹操赏识重用,最终却因无法携手共事而酿成的悲剧故事 。

赤壁之战后,汉相曹操败而不馁,力图东山再起,一统三国割据的局面。他求贤若渴,甚至发布《求贤勿拘品行令》广罗人才,以名士杨修为曹操赏识重用,并且政绩斐然。然而,却酿成了一出悲剧。

曹操和杨修婆谜祖,都是出类拔萃的风云人物。但他们既高大又卑微的双重品性,使他们终于无法携手共事,于是,便有了一系列盘根错节、叫人怦然心动的纠葛。

杨修终于被杀了。曹操多么不想杀他,又不得不杀他;杨修多么不想得罪曹操,却又屡屡得罪了曹操。两个卓绝的英才,两个高傲的灵魂,在无情的撞击中,一个过早地陨落了,一个也陷入痛苦和绝望 。

(主创人员参考资料来源 . )

《曹操与杨修》的唱腔设计由高一鸣担任。全剧曹操的第一段唱段为《短歌行》中“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棕厚樱朽康”原词。这是曹操在全剧之中的第一个唱词形象,因为作者引用的是曹操原词,经过再三思考,将曹操所作的这段原词,以重复的旋设蜜手段,反复唱了一遍半,并糅进了曹操的主题音乐及弹唱元素,构成了传统花脸唱腔中罕见的唱段。

全剧曹操最为重要的唱段在第四场,曹操误杀孔闻岱,杨修不满曹操的掩饰,两人心存间隙,曹操此刻的心情极其复杂,为了更好地揭示剧中人物的特定情绪,经过导演的审定后,编出了“求才难,才难求”的唱段,谱写成【反二黄慢板】的板式。在曹操与倩娘的对唱环节中,采用【二黄】接【反二黄】的方法,男声用正【二黄】,女声用【反二黄】,通过两者有机结合,解决统一调门的矛盾。同时,在对唱的高潮处,采用了快节奏的二黄板式,而倩娘接唱则以四句无伴奏的清唱,并结合幕后伴唱的方式,以此来表达人物绝望、凄切的情感。

作为曹操对立面的杨修性格清高、而又咄咄逼人,高一鸣觉得细腻、婉转、起伏有致的言派唱腔适合表现杨修的人物气质和内心世界,因此杨修的唱段以此为基调,通过有机地取舍来完成杨修的音乐形象。如杨修第一场出场所唱【摇板】第一句“半壶酒一囊书飘零四方”,借鉴了【宽板】的形式,以突出杨修之飘逸和洒脱的性格 。

主创人员认为《曹操与杨修》应是凝重的风格、典雅的音乐基调。因此,在乐队编制上加入古琴,以增添古朴的韵味,同时,还选用了筝、笙、箫、琵琶、二胡等乐器,以突出民族风格。同时,该剧以胡笳十八拍中的第七拍为基调,进行加工和扩展作为主题音乐。如倩娘“杨修进京兮,已然半载”的一段唱,即是以此主题音乐为基础发展而成。为缓冲观众的情绪,《曹操与杨修》中作了不少调色,如第三场东吴、西蜀、匈奴商人的唱腔中,运用了符合人物地域身份的评弹、川剧和新疆民歌的旋律 。

《曹操与杨修》的舞美设计由三个局奔影主要部分组成:①二道幕前的表演区;②二道幕后至挡灯片前的舞台主表演区;③挡灯片后至背景天幕的第二表演区。

第一部分,以斑驳凹凸的古城墙制成台框,二道幕绘以历经风雨侵蚀后的二龙戏珠,图案采自清故宫的九龙壁。

第二部分,背景以不同的象征性的画面交代不同的场景,配以其他不同的硬片,大道具,通过前后呼应,虚实结合的变化,以及色彩上明暗交替,冷暖对比的艺术手法,从而化成的形象的语言,来揭示和烘托人物复杂、丰富的内心世界。

如寓意中华疆土大一统的那轮夸张了的圆月,第一场为暖色,而最后一场则冷色,四周配以层层叠叠、纠缠不清、网状的树叉,揭示曹操对心目中的贤才杨修。又如第一场的背景以蓝色冷调为主,以烘托渲染曹操兵败赤壁后急于求贤的心理。第二场,曹操生疑,错杀了杨修举荐的孔文岱,压抑气氛,则相应变化为橙色。到第三场,地点为仓曹主薄的后花园,色调骤然明亮,以此来显示杨修身受重用,踌躇满志的心情。

在主表演区中,除规定情景所必备的布景道具外,并不设置其他物件,同时,根据表演的需要,安置了两类平台。第一类平台,以供导演让角色作垂直的空间调度,如首尾两场的墓穴和断头台,导演可将剧中人调度至平台最高处。第二类平台,以若干道具配以一小块布景片,组成一个表演支点,从而形成一个观众的视觉中心。

第三部分,是对舞台空间缺乏层次感的拓展,为此取消了挡灯片,以突破舞台空间,增强舞台纵深感。为解决天幕投像问题,采取了立体图画反投的方式。

如首尾两场的背景,将玻璃纱绘制的古木枝体剪贴在一道黑纱之上,叠映于塑料天幕上以透明油墨绘成的树杈躯杆间,加以光源,返照出虚实相间,纵横交错,纠缠不清的视觉效果。又如第六场雪野行军,背景上重叠起伏似浪卷涛涌的逶迤蜀山,由四层不同透明度的不同材料有机剪叠相接而成。在此大背景前,放下一道黑纱幕,演员便在黑纱和背景间距中,策马疾驰,做迎雪踏冰的行军舞蹈 。

《曹操与杨修》成功塑造了东汉时代的两位历史人物:曹操与杨修,着力表现他们“斩不断、理还乱”的特殊人物关系,刻意聚焦人性的真与人性的劣根之间复杂而微妙的矛盾纠葛,侧重展示人性深度和复杂多面的特质,为观众提供广阔、深邃的思考空间,彰显出鲜明的历史关照和现实意义,在艺术上极具京剧形式美和艺术美。

在创作上,该剧突破了过往历史题材中所谓影射、比赋之类违反文艺创作规律的公式化、概念化做法。尊重历史事实,从生活实际出发,从人物性格出发,深度揭示人物心灵特质与命运状态,执守“戏剧艺术本质上是人性的艺术”的创作宗旨。同时,选择京剧艺术形式来表现三国故事中两位历史人物,描写他们的传奇故事,该是有眼光、有谋略、有魄力的。

在具体的人物刻画中,作者遵循“以史为鉴,以史为镜”的创作初衷,紧紧把握历史事件中人物性格的总基调与特征,坚持实事求是,不拔高、不抹黑,注重真实性、有限性,特别是心灵性的精细描写,在复杂、激烈的矛盾冲突中,曹操与杨修的既伟大又卑微的两面品性被突现与活画了出来 (《大舞台》评)


相关文章推荐:
上海京剧院 | 三国演义 | 马科 | 高一鸣 | 尚长荣 | 何澍 | 言兴朋 | 关栋天 | 夏慧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