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水图 发布于:

《水图》是南宋画家马远创作的一幅绢本淡设色山水画作品。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水图》由十二册页成卷,尽水态之妙。十二页图中,除了第一段残缺半幅而无图名外,其余图名分别是:洞庭风细、层波叠浪、寒塘清浅、长江万顷、黄河逆流、秋水回波、云生沧海、湖光潋滟、云舒浪卷、晓日烘山、细浪漂漂。这十二幅作品专门画水,除了一两幅有极少岩岸山日外,没有任何其它的景色,它完全通过对水的不同姿态的描写,表现出种种不同的意境和情趣。笔法变化多端,手法因景因情而异,表现得尽善尽美,尽得画水之理。

此卷《水图》为中国山水画中“水”形象的创造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它是中国山水画“水”形象的一个转折点,在中国“水”形象的历史长河中处于中心地位。

《水图》全卷

《水图》全卷画作共有十二段。自右往左依次为:

第一段,无图名,画幅缺一半,画面上是密密的尖小细浪,远处的水波舒缓而轻淡,描绘金秋季节里静谧的湖面。

第二段,洞庭风细。细密柔婉的波浪,渐渐向远方淡化,最后虚幻成水天一色。湖面轻风习习,波浪如鳞,万顷碧波,浩渺无际。这是春明景和的洞庭湖。

第三段,层波叠浪。画面上是大幅度起伏的波浪,浪谷间卷起浪花。这是汹涌澎湃、向前奔腾的巨流。

第四段,寒塘清浅。稀疏的线条回旋起伏,水边三两石头,水面流动感很强,显然这是溪流,而非清浅的池塘。

第五段,长江万顷。画面上是向着同一方向浪尖,远处的浪尖渐渐虚化。显然这是阿腿海长江下游开阔浩瀚的江面。江水浩荡,正顺着江风的吹拂,朝向大海奔涌而去。

第六段,黄河逆流。粗重线条的巨幅波浪,浪间卷起的浪花,都向前作奔涌抬升运动,又呈现向后逆涌之势。这是口那段的黄河水,浑浊、奔腾、激荡、咆哮,挟雷霆万钧之势,正要冲破障碍向前倾泻。

第七段,秋水回波。柔婉的波纹,贴水飞翔的白鹭,澔渺无边的湖面,袅袅兮秋员漏府风,湖水清兮波浪细。

第八段,云生苍海。浪峰向前倾斜,后浪紧推前浪,云遮雾锁,涛声如潮。这是涨潮时的海浪。

第九段,湖光潋滟。轻快无规则动的水波。春风细细,湖水盈盈。晴光下的山色,明镜里的波光,都在微微荡漾。

第十段,云舒浪卷。云雾弥漫下的海面,前后都涌动的波浪,中间一个抬起的浪头,正在发威咆哮。这是沧海中的洪波。

第十一段,晓日烘山。红日、远山、晨雾。朝晖下的湖面浮光跃金,一脚希片宁静。

第十二段,细浪漂漂。鱼纹状的细密波纹向远处渐渐虚化,几只海鸥在海面上飞翔,海面风平浪细。

卷前隔水有明代宰相李东阳题写的篆书“马远水”三个大字,落款“西涯”。

后纸为历代各鉴藏家的印鉴跋文。有如:

明代李东阳行书题跋:右马远画水十二幅,状态各不同,而江水尤奇艳。出笔墨蹊径之外,真活水也。

明代吴宽题记:马远不以画水名,观此十二幅,曲尽水态,可谓多能者矣。全卿家江湖间,盖真知水者,宜其有取于此。戊申十月,晦日,吴宽,在海月卷题。

明代王鏊题跋:山林、楼观、人物、花木、鸟兽、虫鱼,皆有定形,独水之变不一,画者每难之。故东坡以尽水之变,唯独两孙。两孙死,其法中绝。今观远所画水,纡余平远, 盘回澄深拒和堡,汹涌激撞,输泻跳跃,风之涟漪,月之潋滟,日之苟矗皆超然有咫尺千里之势, 所谓尽水之变,岂独两孙哉。

明代陈玉行书跋曰:马河中画山水人物,种种臻妙,边角小景盆清远。水作谷纹状者精绝。院人中称独步。信然信然!

明代王世贞题诗:上帝两带垂,长江黄河流。昆仑触天漏,下贮海杯。震泽与洞庭,汇作东南沤。风云出千变,日月落双。泓写秋星,萧瑟竞素秋。水落清浅出,石压琮琤抽。其细沫贯珠,巨者膏九州。谁能传此神,毋乃宋马侯。解衣盘礴初,已动冯夷愁。天一臆间吐,派九笔底收。生绡十二幅,幅幅穷雕锼。忆昔进御时,陡豁神龙眸。遂令大同殿少罪市汗,涛声撼床头。六宫摄其魄,所以不敢留。杨妹即大家,女史司校雠。朱填六玉箸,墨宛四银钩。锦标赐两府,青湘润千秋。晴窗乍开阅,如练沾衣祸。恍作银汉翻,浸我白玉楼。当其郁怒笔,楣表腾蛟虬。及乎汩舒徐,遥颈延鹜鸥。动则开智乐,渊然与心谋。老师鉴湖曲,兴尽剡溪舟。左璧桑氏径,右图供卧游。那能剃判灶学神禹,胼胝终荒丘。

至宋时画家对水有了一定的观照和表现。这与山水画技法成熟有关,也与宋时山水画地位勃兴和提高、画科门类的进一步细化相关,尚与地域差异和南宋宫廷的特殊审美趣味紧密相关。而马远在宋孝宗朝淳熙年间(1174—1189年)进入宫廷画院,成为画院祗候。其山水画技法亦有南宋宫廷的传承。据传,马远在宋宁宗时期(1194-1224年)每画一幅即送至杨皇后处题写图名。《水图》亦是如此。《水图》应创作于嘉定五年(1212年)前后,原为十二幅册页,后来合裱一卷,每幅均有皇后杨氏题名,其中一幅缺半,故无图名。

在南宋时期,实景创作是画家惯用的手段。画作上的几旋盛艰景色或者通过形象,或者通过命名,都能与实景一一相对。《水图》所画内容亦是有着实景的指代。

《水图》为十二部分,而《左传 · 哀公七年》有“周之王也,制礼,上物不过十二,以为天之大数也。”故“十二”是法天之作,而且用到了“天之大数”。而“水”亦指大禹治水之“水”,寓意天下之“州”。所以,《水图》即指代当时的十二州。且据考证,其对应关系应为:半幅无名残卷对幽州;洞庭风细对荆州;层波叠浪对豫州;寒塘清浅对冀州;长江万顷对扬州;黄河逆流对雍州;秋水回波对并州;云生苍海对营州;湖光潋滟对徐州;云疏浪卷对梁州;晓日烘山对青州;细浪飘飘对兖州。

而且,宋宁宗通过年号“开禧”向世人表明,他与先祖有着同样的政治抱负——统一天下,这个理想国的视觉化就是马远的十二《水图》。

线条

马远把劲拔、锐利的山水线条带入《水图》,显示出水的强劲之美态。例如“长江万顷”,用利劲的线条,表现出一排排攒动的水波,线条粗劲有力;“云生沧海”中的线条,却极其有力,与前代不同。在表现方面,也较前代更为恣意。例如“黄河逆流”,此图几乎是用勾笔法来写意;“云舒浪卷”中波纹用战笔,虎爪有用断线。

光影

马远在“湖光潋滟”和“秋水回波”中画出了光和影的细腻感受。由于云块的漂浮,短暂地遮住了一部分阳光,因而在水面上留下了云块移动的阴影,水光发暗,而在阳光照射下的一部分则闪光发亮。暗与亮的光影对比,使粼波闪闪的水面更增添了活跃的生机。

技法

马远《水图》表现不同水波采用不同手法,其笔法变化多端,手法因景因情而异。或用线细如发丝而淡淡一写;或用线如行云流水,加以墨色浓淡,粗细不匀,求得变化;或随意挥洒,湿笔、干笔相辅;或用战笔,或断线为点,或粗实稳健,或浑厚雄壮,或细腻流利,或简洁多折……皆成功地达到了不同的效果。马远劲利、概括的画法,别有新意,更具特色。

明代李日华《六研斋笔记》:“马公十二水,惟得其性。”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艺术批评家顾丞峰:“水,在传统的中国画里,一般只是充任配角;刻意画水并有成效的,在马远前只有五代的孙位和宋代的孙知微。而详细观察各种情况下的水的状况,并逐一加以描绘的当推马远为第一人……从《水图》中可以看到画家的构思十分用心,同时显示出画家独具慧眼的观察能力。”

马远以前的“水”图像大多了无生趣。前人只大致勾勒出水的形态便“草草了事”,始终没有把山水画中的“水”重视起来,而马远的《水图》则在前人的基础上,把“水”的形象作了总结,并创造出了马氏“水图”特别是“浪花”的形象,更是一种创新,为中国山水画中“水”形象的创造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马远《水图》中的“浪花”成为一种符号,在以后各朝代的山水画中沿袭。这种符号的传承在中国绘画史上也是少有的。所以马远的《水图》是中国山水画“水”形象的一个转折点,也在中国“水”形象的历史长河中处于中心地位。

马远的《水图》是第一次只以“水”为绘画对象,水之无形本是不可描绘的,但在马远的笔下似乎有了形状。他对于水的认知,可谓是这一时期的典范。

日本当代摄影师杉本博司的代表作《海景》,便是受了此卷《水图》的启发与影响,而最终创作完成的。

该卷《水图》于嘉定五年(1212年)前后创作完成后,经杨皇后赐于有“大两府”之称的枢密院(西府)和中书门下(东府),明代时经耿昭忠藏,清代时归梁清标等名家鉴藏,乾隆时进清内府收藏。后一直为北京故宫博物院旧藏品。

《水图》在明李日华《六研斋笔记》、陈继儒《妮古录》,清代《佩文斋书画谱》、《石渠宝笈初编》、《式古堂书画汇考》、《南宋院画录》等有著录。

1999年,马远的《水图》在北京故宫举办的“建国五十周年故宫珍品展”上展出。

马远(约1140年—约1225年),南宋画家。字遥父,号钦山,祖籍河中(今山西永济西南),生长于钱塘(今浙江杭州)。曾祖贲、祖兴祖、父世荣、伯父公显、兄逵,均为画院画家。他继承家学,历任光宗、宁宗朝画院待诏。擅画山水,取法李唐,能出新意,下笔道劲严整,设色清润。山石以带水笔作大斧劈皴,方硬有棱角;树叶有夹笔,树干用焦墨,多横斜曲折之态;楼阁大都动用界尺,而加衬染。多作“一角”、“半边”之景,构图别具一格,有“马一角”之称。又工画水,兼精人物、花鸟。与夏圭并称“马夏”,加李唐、刘松年,合称“南宋四大家”。存世作品有《水图》《踏歌图》《山径春行图》等。


相关文章推荐:
马远 | 北京故宫博物院 | 李东阳 | 李东阳 | 吴宽 | 王鏊 | 陈玉 | 王世贞 | 李日华 | 顾丞峰 | 杉本博司 | 耿昭忠 | 梁清标 | 李日华 | 陈继儒 | 佩文斋书画谱 | 式古堂书画汇考 | 南宋院画录 | 踏歌图 | 山径春行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