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古希腊宗教 发布于:

希腊宗教最基本的内容是崇拜居住在奥林匹斯山的12位神灵。它们分别是众神之父宙斯、天后赫拉、智慧之神雅典娜、农神萨图努斯(saturnus)、战神阿瑞斯、匠神赫菲斯托斯、光明神阿波罗、女猎神阿耳忒弥斯、海神波塞冬、众神之使者赫尔墨斯、美神阿芙罗狄忒、酒神狄奥尼索斯。除公认的12位神灵,各地还有自己崇拜的保护神、小神灵以及英雄人物。其中一些英雄传说为大多数古代希腊人熟识,所以具有普遍的意义,如:赫拉克勒斯、提修斯、阿斯克列皮奥斯、狄奥斯库里兄弟。

马克思曾深刻指出:“希腊神话不只是希腊艺术的武库,而且是它的土壤,这是希腊艺术的素材。”神话成为希腊美术最重要的特征。宗教与艺术同为上层建筑,都是人类深窥的情感启示。在宗教仪式中,通过艺术形象激发起人内心强烈的宗教情感和渲染庄严神秘的宗教气氛。希腊神话赋予宗教与艺术丰富的内涵,神话和宗教为艺术家提供了宽阔的想象和创作空间。总之,希腊神话、宗教和艺术三者的有机结合让人回味无穷。

古希腊人对人类文化艺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文化中的神话、宗教、艺术与其他各国文化相比独具特色。远古时期,西亚移民、土著居民与希腊人的祖先阿该亚人经过千年融合形成了希腊三大民族。希腊统一之前,各民族拥有各自的神灵体系,经过漫长的融合过程,特别是具有丰富想象力的希腊诗人荷马用神话把这一堆庞大的东、西方民族的神灵,按照氏族的形式编织成神话故事,并确定了希腊人的主要崇拜对象是奥林匹斯天神。

最初宇宙是混沌的,后来从混沌中产生地母盖亚,盖亚生了天神乌拉诺斯;乌拉诺斯和盖亚结合,生下12个泰坦巨神。在诸泰坦巨神中,普罗米修斯是创造人类的大神。泰坦神族的统治被宙斯推翻,宙斯成为宇宙的主宰。以后,他建立了以他为首的奥林匹斯山(在北希腊)诸神的统治。奥林匹斯山有12主神:众神之父宙斯(雷电之神)、宙斯之妻赫拉(婚姻女神)、海神波赛东、智慧神雅典娜、太阳神阿波罗、冥王哈迪斯、爱与美之神阿芙狄罗忒、战神阿瑞斯、火神赫淮斯托斯、亡灵的接待者赫尔墨斯、农业女神得墨忒尔、灶神赫斯提亚。

最早的希腊宗教是一种自然崇拜。荷马是希腊人的宗教导师。早期的希腊宗教并不具备引导人们培养良好举止和性格的影响。

《荷马史诗》是一部关于战争与英雄的历史,也是希腊宗教经典,荷马是希腊人的宗教导师。那时,希伯来人还只能通过父辈描述来了解他们的上帝,而荷马史诗却早已把众神栩栩如生地展现在希腊人面前。但是,与希伯来宗教一样,希腊宗教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逐渐由较浅陋低级的宗教发展为更高级,更高尚的信仰。早在荷马之前,希腊人就已有了自己的宗教。

荷马史诗之前的宗教是一种原始宗教。如所有原始人一般,那时的希腊人认为树木、泉水、岩石、山峰及鸟兽都具有神秘的力量,称之为精灵。他们认为,每个精灵,无论好坏,都需要人赠送礼物,尤其是食物,才能博得其好感,不使他们发怒。希腊人宰杀绵羊让血流到地上以取悦大地的精灵;焚烧羊腿使其香味飘到空中以取悦天空的精灵。后来这些精灵变成了男神与女神,随之兴起了新的宗教崇拜。

希腊人进入爱琴世界后,他们的宗教继续发展。在这里,他们发现爱琴人最崇拜的是大地的精灵—即地母或大母神,她使土地生长谷物与果实,使人们生存。这位女神被引入他们的宗教,同时包括其它的神,这就与希伯来人吸收他们在巴勒斯坦发现的迦南太阳神相似。

早期希腊宗教中的神祇往往具有动物形象。荷马史诗中也出现过这类说法。如赫拉有一张“母牛脸”,雅典娜脸如“猫头鹰一般”,阿基琉斯的老师人头马神喀戎则是马身人首。这些自然精灵具有人类形象与品质,只是他们拥有无穷法力而永生不灭。

有位名叫赫西奥德的人则写出《神谱》解释了这些神灵系统是怎样产生的。荷马和赫西奥德的贡献为全希腊宗教的正式形成提供了思想依据。希腊神话不仅是寓言、启示、原始理性,还包涵了历史、自然、道德、社会、宗教等因素。在神话里奥林匹斯诸神身上人性超过神性,他们和人类一样,有各自的性格、癖好、优点、缺点、理智和情欲。就连众神之王的宙斯,也很少有天国的威严,而更像一个性格狡黠、爱到处沾花惹草的登徒子。

希腊的宗教不是由传教士、预言家或圣人创造的,而是靠诗人、艺术家用神话为主要内容发展起来的结果。神话故事中的神灵观念成为希腊宗教的核心,并为希腊宗教确定了一个系统的神灵观念信仰体系。希腊宗教主要以奥林匹斯教和狄奥尼索斯、俄耳甫斯教为主要派别,其中又以奥林匹斯教为主。希腊宗教的起源、崇拜对象、宗教仪式具有多样性,其在三大民族融合中就混杂了多种成分,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自称可以为每位希腊神找到他的外来名字。神话中的狩猎女神阿耳特弥斯与爱神阿佛洛狄德都源于东方宗教。神话中的人面兽身的女妖斯芬克斯与埃及的狮身人面像极为相似。希腊地理环境优越,三面临海,发达的航海技术使他们与各国建立了商业往来。开放性的商品经济使古希腊人思想开放,接纳许多外来文化成就,善于取人之长,为己所用;古希腊大小200多个城邦各自建立起信仰的神,宗教、神庙、祭司都不过问城邦政治,只从事宗教活动。神话诸神,不受城邦党派政权的保护,他们也不以某神为斗争。最能体现希腊宗教特色的活动场所是宗教圣地、神庙、祭坛、神托所和竖立在神庙中的神像。希腊人把圣地往往选在能显露神的气息的地方,如风景优美的奇峰异石,郁郁葱葱的林地,还有某种树林作为象征世代延续的特殊标志。

其实圣地也是由远古时期的自然场所逐渐发展到文明时期的人造建筑物—神庙。一些重要的人格化神就有了自己独立的神庙,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神庙。神托所是为神灵发布谕言与占卦及祭祀活动的场所,祭司直接以神灵附身,道出神谕或占卦,然后作解释。神话与这些场所有密切联系,公共宗教活动以庆典的形式集中在节日进行,并通过城邦历法进一步固定下来。某些有代表性的节日具有全民性,如泛雅典娜节、奥林匹克比赛等,年复一年的庆典和活动增强了希腊宗教的统一性,调节着古希腊社会生活的节奏。神话、宗教本身带有一些永恒性的问题,通过艺术形式将其传给后代。在神话、宗教观念的影响下,艺术家们展开想象的翅膀,塑造了以表现神灵世界为题材的大量生动的艺术形象,特别是建筑与雕塑艺术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今世人惊叹不已,难以忘怀。古希腊的美术分为荷马时期、古风时期、古典时期和希腊化时期。这里介绍赫西奥德的《神谱》中三位神灵的故事以及相应的宗教形式和艺术作品。

古希腊的创世之神是地母该亚和天神乌拉诺斯,他们生育了包括瑞亚和克洛诺斯在内的12个子女。瑞亚被迫嫁给了已作了主神的克洛诺斯为妻,为他生下五个出色的儿女。每个孩子一出世,克洛诺斯便将之吞食,因为他从父母那里得知,尽管他很强大,但注定要为自己的一个儿子所推翻。其妻瑞亚为此事悲痛不已。诸神和人类之父宙斯将要出世,瑞亚恳求自己的父母,在她生下最小的儿子—宙斯时,把他送到克里特岛上的一个富裕的村社藏起来。之后,瑞亚把一块大石头裹在襁褓中,送给强大的克洛诺斯。他接过襁褓,吞进腹中……那以后,这位王子的气力和体格迅速增长。克洛诺斯被大地女神的巧妙提议所蒙骗,重新抚养这个儿子。……他首先吐出了那块最后吞下的石头。宙斯将这块石头安放在道路宽广的大地上,给凡人作为信物和奇迹。宙斯释放了他父亲的兄弟们,他解开了他们身上可怕的绳索。他们不忘感谢宙斯,赠给他闪电和霹雳;而此前,庞大的地神曾把它们藏过。宙斯依靠它们统治着神灵和凡人。在希腊人观念中他是有灵性的天神和人类的统治者,通过祭仪能讨得他的欢心,如果触怒了他,将招到杀身之祸,电打雷劈。在宙斯显灵,就是经常打雷的地方建立起祭坛圣地。希腊化时期最大、最华丽的祭坛—宙斯祭坛,原来坐落在希腊佩尔加蒙城内,佩尔加蒙城是公元前三—一世纪希腊化世界著名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之一,是欧墨涅斯二世统治时期修建来颂扬击败高卢人的胜利。它的基座高5.24米,它完全没有内部空间,平面呈凹字形。围绕基座一周的近似圆雕的高浮雕饰带《众神与巨人作战》,全部浮雕由115块大型大理石组成,艺术家追求强烈的戏剧效果。描写了神话所说的,大地女神的儿子巨人们因为反抗奥林比亚众神与巨人的形象,战斗激烈凶猛,笨拙的巨人被众神打倒,他们痛苦,狂乱地向上看着。群像之间密切穿插,强调了运动中的频繁扭曲,以及面部的细腻感情变化。为了强化效果,浮雕的人物似乎要涌向祭坛台阶,他们仿佛毫不顾及自己应该站的位置。那些动人心魄的场面使整个祭坛不同凡响。

诸神之王宙斯首先娶墨提斯为妻,她是神灵和凡人中最聪明的人。在她将要生产女神雅典娜时,根据乌拉诺斯和瑞亚的忠告,宙斯花言巧语地骗过了墨提斯将她吞进自己的肚里。因为他害怕她生出比自己还要厉害的孩子。但是,众神之父在妥里通河岸上从自己的头脑里生出了这个女儿。雅典娜在那地方接受了神盾,有了它,她的力量便超过了住在奥林匹斯山的一切神灵。宙斯生下雅典娜时,她便手持神盾、全身武器披挂。在神话中她不仅是一位少女形象的女战神,还发明了苗子、鼓、陶器、犁、耙、牛轭、马勒、马车、船。作为城堡和城邦的保护神,雅典娜在希腊化的世界中得到广泛崇拜。许多城邦都建有她的神庙,她的祭所往往设在有重要守卫意义的城堡里。雅典是崇拜雅典娜的中心,雅典人为他们的保护神雅典娜建造一座宏大的殿堂—雅典卫城的巴特农神庙。巴特农神庙是希腊古典时期神殿的代表作。殿身全部用洁白的大理石砌成,外形简朴而和谐。长约70米,宽约40来,46根多利亚式圆形拱柱,高10.43米,顶着人字形的厚重的檐廊。艺术家们细心处理了圆柱的外形,使得中部略粗,顶端渐细,圆柱就像具有弹性一样,轻松地支撑着厚重的檐廊。在殿堂正中安放着用黄金和象牙雕成的雅典娜神像。神像连基座在内高达12.8米。她神态肃穆、头戴盔冠,左手持大盾,右手托一尊胜利之神,象征雅典在希波战争中的胜利。雕塑主要分布在东、西三角额墙、神庙外,东西南北四面的回檐饰板以及庙内环绕一周的饰带上。西三角额墙是《雅典娜和波塞东争当雅典保护神》,这东三角额墙表现的是《雅典娜的诞生》,殿内侧有环绕一周的饰带浮雕,总长160米,内容是雅典人每四年一次向自己城市的保护神献礼的行列。整条饰带浮雕有500人像、100匹马及其他三五成群,前呼后拥,形成连续不断的运动性构图,气势非凡,一派节日气氛。巴特农神庙堪称世界美术史上的奇观。

波塞冬是一位权能和威力仅次与宙斯的海神。宙斯、波塞冬和哈得斯在推翻了他们的父亲克洛诺斯的统治以后,划分天空,海洋和冥府为各自统治的领地,而大地则为众神共同的场所。宙斯主掌天空,哈得斯主掌冥府,波塞冬则成为海洋之王。手持三叉戟,驱着金鬃铜蹄白马驾驶的黄金战车巡弋海域。1928年人们在优卑亚岛附近的海底找到了这尊青铜像原作。他两脚分立,双臂舒展,一手好像执着三叉戟作投掷的样子,一手指着投掷的方向。这尊“开放型”圆雕完美的解决了重心问题,显示出波塞冬藐视一切,大义凛然的威严气概。

古希腊的宗教在其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些特点,这些特点可以概括为如下几点。

由于古希腊宗教渊源极其广泛,加之城邦林立且政体与经济形态各异,难于统一等因素的影响,故神的来源广、数量多,神的故事丰富而驳杂,神的系统不一而足。虽有全希腊崇拜的一些神,如神王宙斯等,但人们对其崇拜并未达到绝对地步,致使这些神从来也没有达到如同古埃及的三位太阳神,古代两河流域的马尔都克与亚述神曾经拥有的至高无上的国神地位,更谈不上享有耶和华、安拉那种唯我独尊的殊荣。古希腊因此成为泛神论的国土。一神教始终没能形成。与多神教相一致,古希腊的神庙几乎随处可见,崇拜中心很多,宗教节日的数目更达到令人吃惊的地步。在希腊世界里,仅阿尔忒弥斯神庙就有80处之多。这大概与神的来源说法不同,故事丰富及崇拜者各异有关,有些神,比如宙斯,竟有大约50个别号。在各地形成的众多崇拜中心,最著名的要数多多那的宙斯庙、德尔斐和提洛岛的阿波罗神庙、地峡泰纳龙角的波塞冬庙、埃皮达夫罗斯的神医圣所与埃莱夫西斯的密仪中心。

古希腊神人同形同性的特点非常明显,这可从其绚丽多彩的神话传说中得到反映。希腊的神实际上就是现实中的人的提高,有些神本身就是由人转化而来的。神与人相比,其主要差别就在于人有一定的寿数,神则长生不老且更强有力,优缺点更突出而已。希腊的神具有人的形体、思想、性格和行为。神同人一样具有七情六欲,具有争强好胜的虚荣心、嫉妒心、报复心,会表现出各自得勇敢、胆怯、厚道、奸诈、大方、小气、高雅、粗俗、卑鄙等行为。神也会犯错误甚至犯罪。如神王宙斯的所作所为,就令人不能不认为他实在是一个典型的暴君和淫棍。由于神人同形同性,故神界的王国也同人间的城邦一样矛盾重重,充满危机。

古希腊宗教活动频繁,但祭祀仪式相当简单朴素,一般仅需祭酒、祭献一些谷物、果品、油脂、花环或其他装饰物之类。但这对一些大型宗教活动的隆重与热烈丝毫无损。

古希腊神庙虽然众多,宗教事务繁杂,却没有形成特殊的祭司阶层。凡属公民范畴的男女老少,均可通过推选充当祭司,其任期短者仅一个月,但多为终生制。在古希腊,祭司纯属荣誉职务,没有实权,其工作是奉神守庙,无异于一种变相的奴隶。其原因主要是,多神崇拜使祭司难于统一思想与步调,希腊的民主政治与贵族共和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祭司形成一个特殊的利益阶层以及祭司工作无利可图而不被人看重等。

上述宗教特点对文化发展所产生的影响有以下几个方面。

由于泛神论或多神崇拜对人的思想行为的束缚比起一神教来要轻,因此古希腊人的思想信仰缺乏同一性,他们的思想也比古代东方个文明地区的人们活跃得多。这与古希腊贵族共和国和民主政治的兴盛不无关系。可以说,古希腊众多的宗教节日特别是前述著名的具有泛希腊性质的节庆贺赛会,为希腊各族各邦提供了沟通思想、交流情感的场所和机会,这对古希腊政治的稳定、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都是有利的。

古希腊奉行多神教,没有一个特殊的祭司阶层的控制和干预,没有必须遵守的统一的宗教信条的束缚,加之民主法制建设较好,致使人们拥有相当程度的思想自由和政治权利,哲学和自然科学因此同宗教较早分离。希腊宗教没有东方宗教那样森严、神秘和恐怖的感觉,也没有地方那样严厉的保守的僧侣阶层去竭力垄断教义的解释权和控制人们的思想,甚至迫害所谓“异端”。艺术家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满足自我表现的欲望,而决不会受到祭司或寺院的干涉和迫害。马克思就曾说:“埃及神话决不能成为希腊艺术的土壤和母胎。”古代艺术家们在观察生活或创作构思的时候,不必根据神的启示或权威的独断,而是从现实生活出发,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世界,因此创造出了辉煌的文化成果。

希腊人的宗教思想和生活习俗对文化的发展有重大影响。他们认为神灵是最完美的人的体现,神不但具有人的形象,而且具有人的感情和经历。这就和君主专制国家“人的神化”不同,他们把皇帝提高到神的境界神则是至高无上的宇宙主宰。而希腊人则认为神和人并没有不可逾越的界限。这种对神的看法,随着民主政治的法哲人日益加强,他们信仰神灵的同时,更相信人的自身智慧和力量,重视现实世界,神话不过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因此希腊的许多神像都是典型的、完美的人的形象。许多文学作品,都取材于神话,表现历史和现实。这就使希腊文学艺术家走上了表现以人为中心的现实主义道路。希腊宗教意识是东方宗教与基督教精神之间的过渡环节。东方宗教意识是一种被当作缺乏自我意识的宗教意识,基督教精神则是自我意识的宗教精神,而希腊宗教意识表现出了神性与人性的结合,由此形成了希腊特有的多神精神体系及其基础上所形成的理想艺术。著名学者威廉·福克斯给我们描绘了希腊宗教的独特性和使诸神人格化的倾问:“诸神和人们的尘世利益之间的密切关系给希腊的宗教打上了清楚的烙印,它使诸神下凡,具有人的模样和情欲,因此,崇拜者在需要的时候,只要伸出手去就能触摸到帮助他的神”。

这样,古希腊的宗教就大大有利于文化的发展,并且常常决定了文化的特殊形式。

在文学领域,希腊神话是古希腊文学、艺术作品取之不尽的题材。马克思说:“希腊神话不只是希腊艺术的武库,而且是它的土壤。”作为古希腊文学最高成就之一的《荷马史诗》,虽然描写的是“英雄们”即人的故事,但却赋予了他们渊源深厚的神根,史诗中的英雄多为神与神、神与人交媾而生。比如大英雄阿伽门农,其父是迈锡尼之王阿特柔斯,而阿特柔斯则为珀罗普斯之子,珀罗普斯又是小亚吕底亚之王塔坦罗斯之子,而塔坦罗斯的父亲便是宙斯,正因如此,人们总是按照宙斯的形象来描述阿伽门农。又如雅典国家的缔造者忒修斯,他是埃勾斯之子,而埃勾斯则是刻克洛普斯古阿提卡地神与该亚之子)的儿子等等,由于有了神的参与和文学特有的想象力,真实、质朴的史诗便鲜活了起来,离奇多彩、妙趣横生又引人入胜。于是《荷马史诗》成了全希腊的瑰宝,被誉为千古绝唱。

戏剧也起源于神话传说。房龙说:“在欢度葡萄酒节时,满脸挂着酒糟的种葡萄人,坐在大车上和老乡插科打诨,于是就诞生了喜剧。祭礼酒神时,主祭人还有另外一些人,扮演了酒神受难及复活的情况,于是就产生了悲剧。”在这时,神与葡萄、葡萄酒与人、人与悲喜剧是环环相扣,密不可分的。我们不但从希腊的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感受到这种关系,更从每年一度的戏剧节—狄奥尼西亚这一名称上看出。在幼里披底斯的《酒神》中,我们还可以领略到那动人的祭礼场面,正是在充满着对神的感激,对来年好收成的奢望中,正是在充满着狂热的激情和虔诚的祈祷声中,戏剧诞生了。在杰出的剧作中,我们看到了如《被囚的普罗米修斯》、《俄底浦斯王》、《美狄亚》等一系列以神为题材的脚本。在剧本,神常常成了主角,主人公始终未能战胜天神—命运的化身,从而造成悲剧性的结局,但神躯壳里的实体却是作者的灵魂,表达了作者对命运的积极反抗精神。

古希腊在建筑方面也达到很高水平,对后世西方产生深刻的影响。古希腊的建筑艺术主要体现在神庙建筑上,其特点是神殿周围环以圆形柱廊。公元前七世纪后期,希腊先后形成两种圆柱形式,即多利亚式和爱奥尼亚式,而爱奥尼亚式”的创造者就是一个被德尔菲神谕所称为自己儿子的人—爱奥。看来,古希腊的建筑柱式还富有神味呢。在古希腊,人们对于建造神庙是颇为热情的,这甚至使石匠在城邦的产生和繁荣时期“成了一个主要劳动部门”。正是这种热情和虔诚,才使希腊的建筑艺术在神庙的建筑上达到了顶峰,它那精雕细作的施工、富丽堂皇的装饰以及那空灵毓秀、明朗和谐的构思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与此相比,居民建筑倒被冷落了,难怪当时的一位作家在描述雅典的市区时会这样写道:它“满是尘土而且十分缺水,由于古老而乱七八糟,大多数房屋破破烂烂,只有少数好的”。

希腊的雕刻艺术与宗教也有关系。最使希腊人引以自豪的是人体雕刻,这是一种饱含着复杂思维的艺术语言,裸体雕刻是来源于古希腊四年一次的竞技会,竞技会具有强烈宗教色彩,其运动项目中有参赛者在弦琴伴奏下向阿波罗神唱赞美诗等活动。因此,竞技会就成了希腊人献给神的祭品。为了表明自身的虔诚,希腊人将自己认为最美、最纯洁的躯体献给神,所以,在赛会上都是赤身露体。实际上“举行竞赛本来正是要了解上苍把胜利之福恩赐给了谁;正是为了纪念,大概也是为了永保那些上天加恩的灵迹,胜利者才委托当时最负盛名的艺术家制作自己的雕像。”反过来,也正是由于这些“委托”才使雕刻家们充分地掌握了人体比例和动态知识,也才有了诸如《掷铁饼者》、《持矛者》……等一系列名作诞生。

古希腊哲学与宗教是既相互对立又相互联系的统一体。一方面,古希腊哲学把人与自然区分开来,在观察事实和理性思考的基础上解释自然、社会和人生,因而与感性直观的宗教世界观有着根本区别。另一方面,由于哲学是从宗教神话中分离出来的,它与宗教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希腊人的灵魂观念很强烈,即使是当时走在理性思维前列的哲学家,也难以摆脱宗教的影响。被认为是古希腊第一位哲学家的泰勒斯认为:水是万物的始基,世界是有生命的,并且充满了神。把数看成事物本性的毕达哥拉斯“建立了一种宗教,主要的教义是灵魂轮回和吃豆子的罪恶性。”续后,苏格拉底也曾颇费口舌地论证过灵魂的存在。其弟子柏拉图更是发展了毕达哥拉斯的神秘主义和灵魂学说,他的思想对基督教哲学和神学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在古代希腊人的心目中,长年累月的顽强训练,学会胜任战事的各项本领,便是每个公民的崇高职责;而统治阶级尚武的目的,则完全在于养成公民勇敢好战的精神,以便从中选拔身体健壮、行动敏捷、技能超群的勇士,为其城邦国家效力。而这种带有军事色彩的体育教育形式也深深地反映在了传统的宗教习俗之中。作为一个泛神论的国家,古希腊时期的人们崇敬诸神,认为世间的一切都是由神和英雄人物创造的。当古希腊人还处于社会发展的原始阶段时,由于生产力的低下和知识的不足,他们还不能正确地认识和理解自然界的一切现象。他们和自然界作斗争时,在强大的自然力面前就显得无能为力,因此他们只能“用想象和借助想象”去解释他们周围的一切自然现象,把自然界的各种变化的动力都归之于神的意志和权力,并且把一切自然现象都加以形象化、人格化直至神灵化。在他们看来,自然界的一切几乎无一不是神的化身,这样他们就创造了一系列关于神的故事。后来,随着人们对自然力的征服,又创造出许多关于英雄人物的传说。然而,这些产生于希腊土壤的神和英雄人物,实际上都是自然力的化身,他们的自然属性都很强,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他们的社会属性及其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也逐渐加强起来,以至在一定程度上支配着人们的意识和行动。

在希腊神话的描述中,强调最初的宇宙是处于混沌状态的,后来才从混浊中产生了地母盖娅。后来盖娅和天神乌刺诺斯结合,生下12个提坦巨神。在诸提坦巨神中,普洛米修斯是创造人类的大神。提坦神族的统治被宙斯推翻,宙斯成为宇宙的主宰。以后,他建立了以其为首的奥林帕斯山诸神的统治。

在古希腊人的想象中,众神居住在希腊北部巍峨的奥林帕斯山上,那里是一个神的天国,由12个主要的巨神维持着天地间的秩序。他们是天神宙斯、天后赫拉、光明与艺术之神阿波罗、智慧女神雅典娜、战神阿瑞斯、爱和美之神阿芙罗狄蒂、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信使神赫耳墨斯,火神赫菲斯托斯、海神波赛冬、农神得墨忒耳、灶神(家神)赫斯提亚。而神灵的最高代表就是众神之父宙斯,他以雷电霹雳为武器,主宰着人世间的一切,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然而,在古希腊人的心目中,神和人又是同形同性的。他们认为,神的美丽、权能、智慧、法术虽然超越凡人,但是他们的形象、品格、情感、思想等却与凡人无任何区别。他们也一样的有喜怒、有好恶、有欲望,并且有时互相嫉妒,互相口角,互相爱恋,互相仇恨,甚至于互相厮杀。诸神平时聚居于奥林帕斯山巅,宴饮作乐,谈笑欢娱;有时则离开他们的宝座,下降尘凡,参与人事;有时竟因人事之故,各袒一方,自相争斗。因此,人们只有同他们建立恰当的和善关系才有利于生存。否则,气候干旱、庄稼欠收、终身不育、瘟疫流行、船只失事、战争失败等等灾难就会降临。于是,人们就用祭神的方式,来向神灵表示虔诚之心。人们把宙斯及诸神当作神明,顶礼膜拜,坚信对他们的祈祷、礼拜与祭献,可以免除灾难,得到庇佑和幸福。

在希腊人的心目中,最美的生活就是和神的生活最接近的生活,那就是宗教祭祖节日中的活动。每当农业丰收或橄榄、葡萄熟了的时候,人们就欢聚在一起进行祭神庆典活动。当初,这种祭神活动仅是一项隆重的礼节,用简单的舞蹈动作表示对神的崇敬和感激,到后来这种祭神活动便成为一种盛大的节日。凡遇季节变化,重要农事,军事活动,生死婚嫁等,人们都要停止劳动,举行集会。随着这种仪式的发展,产生出了举行祭神歌舞、体育竞技和戏剧表演这样隆重的祭典盛会。对古希腊人而言,他们从来未曾想到为了敬神需要去苦修、守斋、祷告与忏悔,他们一心只想与神灵同乐,给诸神看最健美的舞蹈和裸体竞技,用艺术和诗歌创造辉煌的作品,以壮观的喜剧和悲剧场面,表达人类最奔放、最庄严的情感,使人们能暂时与神明并肩共娱,欢度人世间最幸福的时刻。

在古希腊,特别是在古希腊本土最繁荣的伯里克利斯时代,每年在雅典举行的此类节日活动竟有60次之多。其中最主要的是为智慧女神雅典娜、酒神戴奥尼苏斯及列尼尔等所举行的盛大祭祖庆典。而在希腊各地的其他城邦,不管其地域大小、人口众寡,也禁有许多丰富多彩的祭祖庆典活动。因此,在泛希腊的国土上,每年都有成百上千个祭把节日,它们仅仅是在举行的时间、规模、日程安排等方面不同而已。在这些祭扫庆典活动中,内容主要有隆重的祭祝仪式、史诗的朗诵弹唱、歌舞音乐以及伴有戏剧和竞技项目的表演等。在这些活动中,带有宗教色彩的竞技运动日益为人们所喜爱,因而逐渐形成了许多地方性的竞技赛会。据史料记载,雅典自庇西特拉图时代(公元前6世纪中叶)起,祭扫性的体育竞技会就已经具有了全体民众的性质。当时组织者即把大批装橄榄油的陶瓮当作节日庆典赛会的奖品,分发给与赛的优胜者,这便与民主贵族统治时的军事竞技的性质截然不同。到了希腊全盛的古典时期(公元前5一前4世纪中叶),正如雅典最著名的政治家伯里克利斯在一次讲演中所说的那样:“年复一年地举办竞技和祭献,我们便使得心灵有息劳休瘁的种种可能,正如在家庭环境的常规中,我们有日常娱乐以驱除忧闷与怠倦。”“我们没有忘记使疲惫了的精神获得休息,我们的生活方式是优雅的。”据有关资料统计,在这一时期,希腊人一年中大约有五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参加各种类型的祭祖竞技以及社交娱乐活动。古希腊人的这类祭把竞技活动,完全是同他们的现实生活密切相关的,而其中又以同神灵信仰与战争的联系最为紧密。

在古希腊人的意识中,其境内的奥林帕斯山上的诸神是与他们相互间的战争密切相关的。他们认为,诸神不仅密切关注他们的战争,而且也像城邦各国那样,分成了许多派别,直接参加到他们的战争中来。每一个城邦,要想在战争中获取胜利,都必须争取获得诸神全力以赴的“支持”。然而,“诸神和地上的统治者一样,他们在人们当中分配福拉的时候,是愿意怎样办就怎样办的,就是没有道哪原则。恶事在大地上存在,甚至占着统治地位,这一点就表明,诸神不可能是全能全知同时又是公正慈悲的。”(希罗多德语)但是,古希腊人并不怀疑诸神的全知和全能,他们笃信只要向人类的造物者作虔诚而又恭顺的祭扫,就会得到神灵的公正宣判与大慈大悲的降临。所以希8为,在世间的一切事物中,如果他们失败了,这是神灵“抛弃”的结果;如果胜利了,则是神灵“估助”的结果。

在著名的《荷马史诗》中,作者对公元前2000年中叶所发生的特洛耶战争的记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古希腊人进行祭把竞技活动的特色和蕴含的意义。

这场战争原来是从三位女神—天后赫拉、圣母雅典娜、爱和美神阿芙罗狄蒂—争论何人为最美而开始的。三大女神斗丽争妍,一面请特洛耶国王普莱阿穆的王子巴瑞思来作裁判,一面却都分别向他行贿,最后是阿芙罗狄蒂以应允王子,能得到旷世第一流美人为妃而赢取了“最美”的荣誉。于是阿芙罗狄蒂遂只好襄助巴瑞思,将本为斯巴达王孟纳雷阿斯之王后的、那个娇艳元比的海伦强掠而去。待到希腊人跨海远征特洛耶,企图夺回海伦时,奥林帕斯山诸神即分裂为两派而各助一方—天神宙斯本欲平息纷争,置身事外,但他那位力袒希腊的天后赫拉却以异香敷身诱使宙斯就寝。等到宙斯再次醒来瞻望战场时,特洛耶人已面临覆灭之局势了!

当古希腊联军大将阿喀琉斯疯狂地追逐特洛耶大将赫克脱时,“所有的神都在默默地看他们”,而无敌的阿喀琉斯却又始终追不上赫克脱。“他之所以能逃避,只是靠了阿波罗的最后干涉,因为那一位神最后一次到他身边来,给与他迅速的脚力”。

可是战争终归要有一个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全得由神来“决断”。因此,这场战争最后还是由宙斯神出面作了最终的判决。当时“天父把它的金天平拿出来,在两个秤盘上都放上死刑的判决……然后,他拿住秤杆的中心把它擎起来,那支秤杆向赫克脱方面倾倒下来,表示他被判了死刑”。神的“判决”下达了,人世间的胜负便有了定数。

阿喀琉斯得到了诸神的全力“支持”,他向赫克脱高兴地叫到:“雅典娜正在等着拿我的枪来打倒你,任何东西都救不得你了。”当赫克脱的投枪在阿喀琉斯的盾牌上被崩了回来后,他对着苍天痛苦地喊叫:“是雅典娜愚弄我,死已经离我不远了,……我是无法躲避他的了。”

战斗结束了,被神抛弃的赫克脱,死在被神支持的阿喀琉斯枪下。一场惊天动地的特洛耶战争,是由于诸神之间的摩擦而引起的,又是由于奥林帕斯山上的诸神分成了对峙的两大集团,使这场人间悲剧绵亘十年之久,最后,又同样在神的旨意下,才使这场耗掉了大量生命和财力的战争,以一方的胜利和另一方的失败而告结束。

既然在古希腊人看来,奥林帕斯山上的诸神与希腊人的战争胜败、祸福死生如此息息相关,紧紧纠缠,那么他们又怎么能不以各种激烈的竞技形式来向诸神展现自己的全部忠诚呢?又怎么能不渴求在战争中得到诸神的全力帮助而获得胜利呢!而体育运动竞技中的胜利,正好是战争中实力较量的胜利的预兆和缩影。因此,要获取竞技赛会上的胜利,正是古希腊人要获取战争中的胜利的心情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这就是所谓的“最高荣誉,莫过于用身手赢来胜战”。而要保证能得到战争的胜利,就必须以对神灵的崇敬与祭把来取得诸神的全力支持。这样,祭把竞技活动便在泛希腊的国土上得到了广泛的开展。


相关文章推荐:
阿耳忒弥斯 | 赫尔墨斯 | 阿芙罗狄忒 | 赫拉克勒斯 | 宙斯 | 赫拉 | 雅典娜 | 希腊神话 | 宗教与艺术 | 土著居民 | 荷马 | 奥林匹斯 | 乌拉诺斯 | 奥林匹斯山 | 宙斯 | 赫拉 | 海神 | 雅典娜 | 太阳神阿波罗 | 阿芙狄罗忒 | 赫尔墨斯 | 女神得墨忒尔 | 灶神赫斯提亚 | 荷马 | 荷马史诗 | 希伯来人 | 荷马史诗 | 希腊宗教 | 荷马 | 原始宗教 | 泉水 | 大母神 | 希伯来人 | 巴勒斯坦 | 迦南 | 太阳神 | 荷马史诗 | 雅典娜 | 阿基琉斯 | 喀戎 | 赫西奥德 | 神谱 | 荷马 | 奥林匹斯 | 理智 | 众神之王 | 登徒子 | 希腊宗教 | 狄奥尼索斯 | 俄耳甫斯教 | 民族融合 | 希罗多德 | 狩猎女神 | 阿佛洛狄德 | 狮身人面像 | 临海 | 神庙 | 祭坛 | 神庙 | 泛雅典娜节 | 荷马 | 古风时期 | 古典时期 | 希腊化时期 | 赫西奥德 | 神谱 | 该亚 | 乌拉诺斯 | 克洛诺斯 | 宙斯 | 克洛诺斯 | 大地女神 | 希腊化时期 | 宙斯 | 宙斯 | 墨提斯 | 雅典娜 | 乌拉诺斯 | 宙斯 | 雅典娜 | | 马勒 | 雅典 | 雅典卫城 | 古典时期 | 殿身 | 檐廊 | 雅典娜神像 | 波塞冬 | 宙斯 | 哈得斯 | 克洛诺斯 | 古希腊 | 太阳神 | 两河流域 | 马尔都克 | 泛神论 | 多神教 | 阿尔忒弥斯神庙 | 宙斯 | 宙斯庙 | 德尔斐 | 提洛岛 | 阿波罗神庙 | 波塞冬 | 神人同形同性 | 嫉妒心 | 小气 | 神人同形同性 | 祭酒 | 祭献 | 花环 | 泛神论 | 多神教 | 祭司 | 希腊文学 | 希腊宗教 | 烙印 | 古希腊文学 | 武库 | 荷马史诗 | 阿伽门农 | 阿特柔斯 | 珀罗普斯 | 吕底亚 | 雅典 | 埃勾斯 | 刻克洛普斯 | 阿提卡 | 该亚 | 荷马史诗 | 房龙 | 插科打诨 | 祭礼 | 幼里披底斯 | 酒神 | 俄底浦斯王 | 柱式 | 雅典 | 裸体 | 掷铁饼者 | 持矛者 | 古希腊哲学 | 感性直观 | 泰勒斯 | 始基 | 毕达哥拉斯 | 续后 | 苏格拉底 | 柏拉图 | 基督教哲学 | 泛神论 | 形象化 | 人格化 | 社会属性 | 盖娅 | 提坦 | 普洛米修斯 | 宙斯 | 奥林帕斯山 | 赫拉 | 雅典娜 | 阿芙 | 阿耳忒弥斯 | 赫耳墨斯 | 海神 | 波赛冬 | 得墨忒耳 | 赫斯提亚 | 和神 | 舞蹈动作 | 苦修 | 守斋 | 健美 | 裸体 | 伯里克利 | 雅典 | 庇西特拉图 | 古典时期 | 雅典 | 伯里克利 | 类祭 | 荷马史诗 | 赫拉 | 雅典娜 | 阿芙罗狄蒂 | 奥林帕斯山 | 天神宙斯 | 天后赫拉 | 宙斯 | 阿波罗 | 决断 | 死刑 | 雅典娜 | 胜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