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图卢兹·劳特累克 发布于:

劳特累克 (1864-1901年)图卢兹·劳特累克出生于法国阿尔比的一个世袭贵族家庭。1901年9月9日逝世,逝于马尔罗美城堡,年仅37岁。

作为艺术的革新者,他以描绘那些抓住并准确表现巴黎蒙巴特尔地区豪放不羁的艺术家们的生活和表演艺人著称。扬-阿夫里尔,路易丝-韦伯就是这样的艺人,人们称他们为“贪食者”。

劳特累克童年时摔断两条腿,愈后成为畸形。这种生理缺陷被他的智慧和成就所补偿了。这个与众不同的人,自然要求寻找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的天才将会得到承认,他的生理缺陷将不致引起任何反感,而他那为这一阶层所罕见的贵族风度也将会显得具有吸引力。

柯留斯说过:“尽管从他那奇丑无比的外表说来这是一个极其荒唐的说法:图卢兹·劳特累克是很迷人的。”

少年时代就钟爱绘画的劳特累克,起先求教于一位当地肯糠坑照动物画家、聋哑人普兰斯妹删协托,同命相怜,得到老师的理解和关心,他努力走进绘画这一神圣领地,他刚满17岁时就对友人说过:“我尽量描写真实而不描写理想”。

为了深造,18岁时来到巴黎入柯尔蒙画室,学院式的教学没有给他带来特殊教益,使他受益多的是和贝尔纳等新一代画家接触,尔后又结识了凡·高和高更。这时正值新印象主义的繁荣期,继而是高更的象征主义和综合主义,还有日本版画的流传。劳特累克对印象派不感兴趣,他崇拜德加热衷素描、激动不安的线条和生动的轮廓,一度对高更的装饰性线条和平涂色彩感兴趣,但他比高更强烈,不久他就把自己学到的一切加以改造,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这种风格里还有杜米埃的影响。

劳特累克的艺术真正辉煌时期是在巴黎蒙马特尔居住的那些日子,那里是个新兴的娱乐区。他自幼就生活在奢侈享乐的环境中,养成了放纵不羁的性格,所以他经常出入于这个半上流社会,寻才想求内心的平衡和麻醉,所不同的是他手里带着一支画笔,怀着一个画家的激情和一颗对形式美的感受的心。他出促笑臭入舞场、妓院观察和描绘她们的生活、姿态和形象,并非有意识地揭露什么,而仅仅是裸妇的自然、理想的形态而已。

劳特累克是一位完全独立的画家,他讨厌一切理论、派别,也不收学生。人物是他唯一的作画题材。他的画法习惯于把模特儿看成是一个整体而不给予任何阴影的笼罩,他只对人感到好奇。对他来说光线只起一个作用:照明。它不会改变他的颜色,也不会给确定、充足的对象带来任何变化。他创造了一种理想的冷光,这使他能去发掘人的形象,从中获得深刻的秘密。这样他所创作的模特儿便是精神上和心理上的裸体。所以他的画风色彩只项寻厦明快,简洁率直。

《阿尔方斯·德·图卢兹-劳特累克伯爵夫人》

劳特累克23岁时为母亲画的这幅肖像可见他当时的艺术面貌。

画面最生动的是充满空气感的背景,吸收了一些印象派的表现手法,但具有画家特有的锋利感和抖动感。但画面某些方面显得过于拘谨而不流畅,可能是出于对母亲的敬畏感造成的。

《文森特·凡高》

劳特累克来到巴黎结识了他所钦佩的荷兰画家文森特·凡·高。这是他1887年为凡高画的肖像。

劳特累克虽然受过学院的正规训练,但他发现并采用了印象派的色彩鲜艳明快的画法。他十分崇敬德加的色粉笔画,这幅肖像就是运用色粉笔画成,画中运笔飞动,充溢着激情。

《洗衣女》

这幅画的艺术处理很有个性:棕色的背景画得虽不均匀,但却给人以匀称的印象。穿着有绿色阴影和玫瑰色反光的白色上衣的人物形象,异常鲜明地突出在这个既丰富变化又和谐统一的深色背景前,人物的轮廓清晰精细,与背景分离,给人造成一种色彩平涂的感觉,但是明暗和虚实还是突出了形体的造拘甩立型感。

《红磨坊舞会》

劳特累克用类似杜米埃的讽刺造型笔调描绘这一“乐园”场面。在以绿色为主调的环境衬托下红衣女子显得鲜明突出,一群绅士活跃其中。画面中心一对男女翩翩起舞,那舞男的身影随意屈伸跳动着,沉醉在半是幽默、半是纵情恣肆的状态中;舞女翘起腿,提起长裙踢踏着,扭摆着,充分展现出放浪形骸的姿情,但是他们的面部表情却十分呆板,好像疯狂的动作只是一种习惯反应或是一种下意识的需要。各式男女在这一自由的天地里放纵狂舞中获得一点精神麻木和舒展。

这和担多幅画除了鲜明活跃的色彩外,画家还运用潇洒流动感的线条和笔触,增强了画面的动势、喧闹感和放荡的气氛。画中色彩、线条和笔触具有强烈的表现力。

《走进红磨坊的贪食者》

又译名《拉姑柳在她的妹妹及一个舞女中间》。画面以半身特写构图,表现拉姑柳在妹妹及舞女陪同下正进入红磨坊舞场时的瞬间情景。两个女伴的身子都被画的边线切去一半,身着深重色衣裳,隐没在背景中,以此来突出身着浅色袒胸的放00荡的拉姑柳形象。画家运用对比的手法塑造形象,陪伴女子和背后过路男子基本用平涂着色,而拉姑柳则以“线条”手法擦涂出来,奔放富有变化,线条和色块,明与暗造成对比,黄色的面孔和肉体在暗色衬托下显得鲜亮,而主人公身上绿色线条组成的上衣与背景绿色相映成趣,造成画面的空气感。这幅画是滑稽的,也是虚幻的,在我们面前出现的是“夜总会的真正女王”的形象。

《在咖啡馆里》

这幅画是受德加《苦艾酒》的启发创作而成。画家企图描绘一幅巴黎底层社会的风俗场面——一个老妓女和情夫,两人坐在小桌边饮酒。

在画家的史料中有一张为这幅画摆模特儿的照片被保存下来:男子是位和悦可爱的青年叫莫里斯,女的是一位体态优美的女子。画家有意丑化毁损了他们,谴责了假想的罪孽。画面略带轻佻的调子泄露了画家的意图,即赋予此画以一种杂耍式的“吸引力”,把一个社会性的主题概括成一个戏剧性的噱头。

在这幅画中,妓女的形象十分生动,尤其是摆在桌面上的那只手显露了她整个生活的粗俗之气,她那侧转的姿态、目光使人对她下贱的本性毫不怀疑。由此可见画家对巴黎文明的嘲笑,但是在这背后却隐藏着画家的绝望和悲哀。

《红磨坊的沙龙》

1889年巴黎的蒙马特尔“红磨坊”夜总会问世以后,劳特累克便是常客。他不仅寻求世俗的安慰,还寻求一种快感的升华,寻求他的画题。在这里他以极其敏锐的观察力和理解力以及深厚的同情心,洞察和表现了这个人间“乐园”的本质。

画面给人以一种荒谬而又可笑的伪装高贵与尊严的印象。沙龙本身如同宝殿一样神圣而庄严,可是这里总给人一种不洁之感。等候在那里的一些妓女装出一副上流贵妇的派头,有趣的是画家有意在右侧画一个被边线切去半个身子的半裸妓女立像,这半个形象可谓是打开这个高贵场面的本质钥匙。画家是用严肃的态度把这种荒唐的情状用画笔传达给世人。色彩使这种荒谬的场面增添了迷幻的气氛;紫色、绿色和玫瑰色的辛酸晦涩的共鸣,把这整个场面带入了一片虚幻的境界。

《丑角夏玉卡奥在红磨坊》

这幅画中的主体形象是丑角夏玉卡奥,她是劳特累克经常画的一位舞女。画面上她倾斜着身体,手插在裤袋中,给人以行进的感觉。我们看到画家所描绘的红极一时的舞女,因长年过着无度的夜生活,体态已渐发胖,肌肉松弛,已是半老徐娘,还打扮得既浪荡又滑稽的怪样子,借以逗人开心,她那强颜欢笑的模样,为他人苦中作乐的情态既画得动人,又使人感到可悲,在那副表情里隐含着心酸。我们看到某种特有的人生的辛酸和苦味。

评论家们认为劳特累克是画“活动中的人们的肖像画家”。


相关文章推荐:
法国 | 高更 | 新印象主义 | 高更 | 德加 | 高更 | 凡高 | 德加 | 德加 | 紫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