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菱刈隆 发布于:

菱刈隆(1871年12月27日—1952年7月31日),日本鹿儿岛人,1894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甲午战争任步兵第3联队附。1902年11月28日毕业于陆军大学校第16期。日俄战争期间历任第1军参谋、近卫后备混成旅团参谋、步兵第45联队附。1918年7月24日晋升陆军少将。1929年8月1日晋升陆军大将,1930年6月任第8任关东军司令官、军事参议官。1933年7月任第11任关东军司令官兼驻满大使、军事参议官。1935年8月1日编入预备役,12月23日授予勋一等桐花旭日大绶章。后曾任大日本忠灵显彰会会长、大日本剑道会会长。1952年7月31日病死。

菱刈隆(ひしかり たかし,1871.12.27—1952.7.31),日本鹿儿岛人,日本陆军大将。九一八事变前后两次出任关东军司令。他在日本陆军中以所谓的“严肃果敢”而知名,加之对中国问题素有研究,所以在对华侵略方面,又被称之为“军中之魁”。

萨摩藩士菱刈八郎第三子,曾毕业于东京成城学校。1894年7月27日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5期步兵科,同年9月18日授予步兵少尉军衔。甲午中日战争任步兵第3联队附。1902年11月28日毕业于陆军大学校第16期。步兵第26联队中队长、陆军户山学校教官、台湾总督府参谋。日俄战争历任第1军参谋、近卫后备混成旅团参谋、步兵第45联队附、陆军户山学校教官、教育总监部课员、欧洲出差、陆军省军务局课员、陆军步兵学校教官、步兵第4联队长、第2师团参谋长。1918年7月24日晋升陆军少将。步兵第23旅团长、陆军户山学校长、由良要塞司令官、第八师团长、第四师团长、台湾军司令官。1929年8月1日晋升陆军大将。翌年6月3日任第8任关东军司令官、军事参议官。1933年7月29日任第11任关东军司令官兼驻伪满大使、军事参议官。1935年8月1日编入预备役,12月23日授予勋一等桐花旭日大绶章。后曾任大日本忠灵显彰会会长、大日本剑道会会长。1952年7月31日去世。曾获五级金鵄勋章。

菱刈隆是第二个先后两次担任关东军司令官的人(第一个做到这点的是武藤信义)。有趣的是他两次都是在前任司令官得病突然死亡后到任的。1930年畑英太郎突然去世后由正任台湾军司令官的他接任,九一八事变前一个月把他调回国当军事参议官。1933年武藤信义元帅因黄疸病去世,又是由菱刈隆接任了关东军司令官。满洲国这个在关东军独断专行的刺刀下成立的畸形傀儡,迎来了自己的第三任“太上皇”。

溥仪闻讯后,立即派在东京的伪官员向他转达问候,菱刈隆满意之余,表示“万事务以和为贵”。8月25日菱刈隆正式在伪新京(长春)上任就职,与“满铁”总裁、伪满洲国总务厅长官共同掌管伪满洲国的一切大权。1934年3月1日,日本殖民统治者将伪满改为帝制,进一步强化了对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

菱刈隆把每月逢一会晤溥仪改为每月逢二(即每月2日、12日、22日),对溥仪进行督导,溥仪回忆菱刈隆训练他如何当好傀儡时,写道:叫他应保持有“装聋作哑”的“雅量”,只有这样才能作到“无为而治”,其实就是简单明确地告诉溥仪,要他死心塌地当好日本侵略者的驯服工具。

菱刈隆任职期间,调整了伪满省区与军管区,并进行了收买中东铁路等重要事项。在他任职期内,所谓“日系官吏”大量调入伪满,人数已达2750余名。日本大藏省的“经济通”官吏也逐渐占据了伪满政权中主要职位,由关东军司令官一手控制伪满经济机构的状态有所改变。加之,大规模抗日义勇军斗争被镇压,菱刈隆秉承日本统治集团旨意,也把对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重点转向经济掠夺方面。并于1934年6月28日,命伪满政府发表《对一般企业的声明》,明确表示:除了国家通过特殊会社制度进行统制的重要产业以外,对其余企业则一任民间自由经营,“欢迎民间广泛地投资经营”,实质上是为日本资本对中国东北进行经济掠夺大开方便之门。

关东军策划改组“满铁”方案,原本在武藤信义任期末已经获得通过。但在在菱刈隆上任后,因日本财界的反对,又起波折,于1934年2月9日,关东军被迫撤销改组“满铁”方案。1934年9月14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将日本驻伪满机构改为“二位一体制”,废除关东长官,并将“满铁”监督权由日本拓务大臣转归关东军司令官。身为关东军司令官的菱刈隆颇为得意地宣称:“满铁”总裁在他的领导之下了。1934年12月22日,菱刈隆卸任离职。


相关文章推荐:
菱刈隆 | 关东军 | 日俄战争 | 第八师团 | 第四师团 | 武藤信义 | 畑英太郎 | 九一八事变 | 殖民统治 | 溥仪 | 中东铁路 | 满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