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谭嗣同之死 发布于:

原文

至初六日,变遂发。 时余方访君寓,对坐榻上,有所擘划亦称“擘画”,而抄捕南海馆(康先生所居也)之报忽至,旋闻垂帘之谕。君从容语余曰:“昔欲救皇上既无可救,今欲救先生亦无可救,吾已无事可办,惟待死期耳。虽然,天下事知其不可而为之,足下试入日本使馆,谒伊藤氏,请致电上海领事而救先生焉。”余是夕宿日本使馆,君竟日不出门,以待捕者。捕者既不至,则于其明日入日本使馆与余相见,劝东游,且携所著书及诗文辞稿本数册家书一箧托焉。曰:“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今南海之生死未可卜,程婴,杵臼,月照,西乡,吾与足下分任之。”遂相与一抱而别。初七八九三日,君复与侠士谋救皇上,事卒不成。初十日遂被逮。被逮之前一日,日本志士数辈苦劝君东游,君不听。再四强之,君曰:“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卒不去,故及于难。 君既系狱,题一诗于狱壁曰:“望门投宿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盖念南海也。以八月十三日斩于市,春秋三十有三。就义之日,观者万人,君慷慨神气不少变。时军机大臣刚毅监斩,君呼刚前曰:“吾有一言!”刚去不听,乃从容就戮。呜呼,烈矣!

到了八月初六,政变就爆发了。当时,我正在谭嗣同的寓所拜访他,相对坐臭晚促在榻上,筹划着救助皇上的办法,可是,搜捕康有为住所的消息忽然传来,不久,又听说西太后垂帘听政的诏书。谭嗣同从容地拔组验阀告诉我说:“以前想救皇上,已照樱端经无法可救,现在想救康先生,也已经无法可救。我已经没有事可做,只有等待死期了!虽然这样,天下的事情知道它不可能却要做它。您试着进入日本大使馆,拜见伊藤博文先生,请他发电报给上海领事来救护康先生吧。我这个晚上就住在日本使馆,谭嗣同整天不出门,等待逮捕他的人。逮捕的人结果没有来,就在那第二天,进入日本使馆,和我相见,劝我去日本,并且携带了他所著的书和诗文辞稿本数册。家信一箱,托付给我。说:“没有出走的人,就没有办法谋取将来的事,没有牺牲的人,就没有办法报答贤明的君主。现在康先生的生死不能预料,程婴、杵臼、月照、西乡这样的角色,就由我和您分别承当吧。”于是互相拥抱一下就分别。初七、八、九三天,谭嗣同又和侠士们商议救护皇上,事情终于没有成功。初十日,就被捕了。被捕的前一天,有几位日本志士苦苦劝他去日本,谭嗣同不听;再三劝他,他说:“各国变法,没有不经过流血就成功的,现在中国没听说有因变法而流血牺牲的人,这是国家不富强的原因啊。有流血牺牲的,茅您寻请从谭嗣同开始吧。”终于没有离去,所以遭了祸。谭嗣同已经囚在监狱里,作了一首诗题在监狱的墙壁上:“望门投宿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在八月十三日这天,在刑场上被害,享年三十三岁。就义的那天,围观的达万人,谭君慷慨激昂,神情没有丝毫改变。当时军机大臣刚毅监斩,谭君喊刚毅上前来说:“我有句话……”刚毅走开不听,于是从容就义。刚烈啊!

梁启超,悼拔乐战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启蒙思想家、资产阶级宣传家、教育家、史学家和文学家。戊戌变法(百日维新)领袖之一。曾倡导文体改良的“诗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其著作合编为《饮冰室合集》。本文选自《饮冰室合集》,北师大版七年级婶充语文课文,题目"谭嗣同之死汽堡道“是编者加的。


相关文章推荐:
余方 | 擘画 | 南海 | 知其不可而为之 | 日本 | 伊藤氏 | 上海 | 程婴 | 中国 | 张俭 | 杜根 | 军机大臣 | 谭嗣同 | 垂帘听政 | 伊藤博文 | 梁启超 | 中国近代史 | 教育家 | 史学家 | 文学家 | 戊戌变法 | 百日维新 | 诗界革命 | 小说界革命 | 饮冰室合集 | 饮冰室合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