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雷保森 发布于:

雷保森,1925年出生。他家世代务农,因不甘忍受地主欺压,父母带着孩子逃到上蔡县。因生活所迫,雷保森6岁时被送到南大吴村给雷文当义子,从此改为雷姓。

雷保森1946年秋在郑州交通路饭店当杂工时,经中共华东部队的侦察员指引,到兖州加入了南麻区小队,又到黄河一大队特务连当战士。

1948年春,特务连由地方武装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78师234团3营9连,雷保森为连机枪手,先后参加了济南战役和淮海战役。他作战勇敢,荣立三等功,并被批准火线入党。打碾庄圩时,雷保森任爆破手。前面4名爆破手牺牲后,他夹起炸药包猛然跃起,把敌碉堡炸开,俘虏敌团长1名。战斗结束后,雷保森荣立二等功。

1950年6月25日,雷保森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1951年3月,雷保森所在连队参加了七峰山战斗,雷保森任爆破班班长。3月27日下午2时左右,敌人从西南方开来12辆坦克,雷保森带全班战士勇猛战斗,共击毁美军11辆坦克和1辆吉普车,全班无一伤亡,创造了我军战斗史上用步兵武器击毁敌坦克的光辉战例。1953年1月4日,志愿军领导机关给雷保森记特等功,同时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雷保森“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雷保森共负伤18处,右肩上一颗子弹和右肺下叶一块弹片尚未取出,属一等革命伤残军人。1955年退休后,他曾任上蔡县政协常委、驻马店市老年体协副主任职务,先后被评为“全国军队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全国老有所为金榜奖”、“全国先进军队离退休干部”、“河南省军队离退休老干部先进个人”等。

3月25日,齐安聚师长率第七十八师部队沿七峰山、海龙山、旺方山沿纵深展开后,第二三四团第九连在清潭川旁的七峰山布下伏击阵势。

第九连的前哨阵地设在七峰山下299.3高地上,班长雷保森带领第四班和配属的90火箭筒组一共9名战士守卫在这里。这个高地地形狭长,西侧是清潭川、铁路和公路沿河傍山从299.3高地的西坡穿过,由于修路基,将山坡切成了一个3米多高、约200长的断崖。公路从断崖下通过,是敌人机槭化分队迂回攻击七峰山的必经之路。

“大伙儿说说,要是敌人来一大串铁王八,咱咋打才中?”

四八年的老兵雷保森操着兰考话问大家。

这是开“诸葛亮会”——土八路打仗的法宝之一。

大家七嘴八舌地合计起来:

“咋打?地形这么好,坦克只能一辆辆地过吧,咱只要掐住两头把路堵住,一辆一辆挨个儿消消停停地拾掇不是很便当么!”

“说得容易,咱从山上扑下来,不是给人家坦克当活靶打么?”

“啧,都象你这高梁花子脑袋还打什么仗?咱不会就藏在路边断崖后边,等坦克走近了打么?坦克那玩艺是个灯下黑,越近越看不清楚……”

“对,火箭筒打前后两头,咱藏在路边,冲出去手雷的伺候,他还没看清楚,咱就送他回美国老家了。”

“坦克后面的步兵冲上来咋办?”

“咋办?咱机枪是干什么吃的?美国鬼子打仗最没气性儿,机枪手榴弹脸对脸一招呼,吃不了让他趴着走!他还能上来?”

……

先民主,后集中,雷保森最后定盘子:

“大家说得很对,咱这回不守山头了,就在这断崖后面挖一道堑壕,咱隐蔽在里面。敌人坦克上来过了隘口时,火箭筒组听我的命令,先打敌人头一辆坦克,我打敌人最后一辆坦克,把敌人坦克堵在里面。然后机枪组封锁敌人步兵,然后大家一起上,再挨个收拾这些挪不动窝的铁王八。大伙说,中不中?”

“中!”大伙一起笑道。

“好,大家挖堑壕吧!”

这个又大胆又出奇的打法实施得不折不扣。

27日下午14时,美步兵第三师一个坦克连和一个步兵连共12辆坦克,1辆吉普车和100多名跟进步兵从梅宁里方向朝七峰山开来。

那坦克开进还是很有点阵势的,轰轰隆隆震天响,老远就看见尘土大起,一般胆小的人真还能被唬住。

“别慌,这是找上门儿来的冤死鬼,咱立功的机会来啦!”

雷保森不失时机地给大家打气。

那坦克开到距阵地500米处突然停住了。

“哎呀,狗日的是不是发现咱啦?”有人心里有点发慌。

“沉住气,它没那本事!”老兵们招呼着新兵蛋子。

果然,敌人坦克朝主峰上乱放了一阵炮,看看没动静,又接着往前开。

眼瞅着坦克绕着“S”形的公路开了过来,从雷保森们鼻子底下开了过去,轰轰隆隆地震得地皮子发颤。

片刻功夫,第一辆坦克已冲到了沟断崖北头。

雷保森一看时候到了,对着在最北头的火箭筒组一挥手。

一发火箭弹出了膛。

第一辆坦克立马就趴了窝。

紧接着阵地南端的机枪也欢叫起来,把敌人步兵压在地上不敢动。

“出击!”

两个突击组分头向敌人坦克纵队的南北两端奔去。

当雷保森提着反坦克手雷冲到南头的时候,敌人第十二辆坦克已经飞快地开着倒车退出了好远。

第十一辆坦克刚在挪动,就被雷保森的一颗手雷扔在炮塔上。

轰的一声爆起大火,不动了。

整补了两个多月的第二十六军部队反坦克手雷很多,和寒寒酸酸一个班只分到两颗手雷的第四十二军部队相比简直就是个大财主,所以两个突击组打起来都没什么顾忌,分别从两端向中间给坦克挨个点名,雷保森和一个战士从第十一辆打到第七辆,另一个突击组3个人从第二辆一打到第六辆。

5个人把10辆坦克给打趴下了。

火箭筒组又一炮把吉普车也打着了。

前后不到10分钟,11辆坦克和1辆吉普就成了一堆废铁。

好啊好啊,大家兴高采烈地撤回了阵地。

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夸耀摆功,就听得咣咣坦克炮打了过来。

伸头一看,原是是第二、第五、第七辆坦克只被打伤,虽然跑不动,却拼命地进行报复性射击。

这他妈不是找死吗?

其实他们要悄没声地没准儿还能有条活路。

雷保森又带人扑上去每辆补了一颗手雷。

这下彻底了。

不到半个小时,全班9人共击毁坦克11辆,吉普车1辆。

全班无一伤亡。

这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步兵班反坦克战斗战绩的最高纪录。

也是中国军队的一个之最,其纪录迄今仍未被打破。

由于这个模范战例,第二三四团第九连第四班班长雷保森被命名为“反坦克英雄班长”,记特等功一次,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战士”荣誉称号。

可是,在第二天七峰山激烈的防御战斗中,刚创造了骄人战绩的雷保森英雄班却在与敌人的白刃血战中大部分英勇牺牲,只剩下雷保森和战士周士武,身负重伤的雷保森在掩护周士武滑下山坡后,自已也跳下悬崖。

连队认为他必死无疑,上报他已经牺牲,还开了追悼会。

他自己也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可死神却不愿意沾他的边。

全身上下负伤14处的他在14个小时后被两个朝鲜老乡救起,送到野战医院,不久又回国内治疗。

医生从他身上取出了4颗子弹。

还有一颗在腿上无法取出,留作了永久的纪念。

第二十六军政治委员李耀文将军在为他记功时,想到了后来收复九连阵地时并没有查到他的尸首,怀疑他有生还的可能,随即在《人民日报》等多家新闻单位刊播消息寻找,最后几经周折才在河南省人民政府招待所里找到了他。

他在那里当了一个端茶倒水的招待员。

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七峰山的英勇行为。


相关文章推荐:
务农 | 地主 | 上蔡县 | 中国 | 南麻 | 七峰山 | 上蔡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