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颜文樑 发布于:

颜文樑(1893年7月20日-1988年5月1日),生于江苏苏州,中国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1911年入商务印书馆画图室学习西画,1922年与胡粹中、朱士杰创办苏州美术专科学校,1928年入法国巴黎高等美术专科学校,1932年回国,主持苏州美术专科学校的教学,1953 年后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副院长,浙江美术学院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出版有《颜文樑画集》《油画小辑》《欧游小品》及水彩画集《苏杭风景》等,著有《美术用透视学》《色彩琐谈》等。

颜文樑(1893—1988),中国油画家、美术教育家;江苏苏州人;1893年7月20日生于江苏苏州,1988年5月1日卒于上海。

颜文樑出生于地旬嚷苏州的一个美术世家,八岁开始学画,少年时代曾留学日本。

1922年创办了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是中国最早成立的美术学府之一。

1927年留学法国,1928年到1931年就读于法国巴黎高等美术学校,是早期留学欧洲的油画先驱者之一。

1931年回国后继续任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校长。

1952年起历任浙江美术学院副院长兼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及上海分会副主席;他是首位获得国际性绘画大奖(巴黎艺术沙龙1928年,参展作品为《厨房》)的中国画家;颜文樑在法期间的很多油画作品已经被认为达到了当时欧洲一些当代印象派大师的水平。

回国后的60多年间从未间断过油画创作,即使是在无比艰难的岁月里;早年他的作品注重透视与构图,中年后对光色明暗变化进行深入研究,到了晚年,他的作品色彩绚丽多变;他一生对中国美术教育事业的杰出贡献,将永远载入史册,他留下的无数杰作将永远为祖国艺术宝库中的珍品。

根据国家文物局就公布的《1949年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鉴定标准》,颜文樑的作品原则上不准出境。原则上不准出境的书画家名单一共25人。

颜文樑自幼从父(颜纯生,名元,号半聋居士)学习中国花鸟画,后从师学习水彩画。

6岁开始读私塾。

12岁开始临摹《芥子园画传》。

16岁时考入上海商务印书馆学习刻印、制版和印刷技术,后转入图画室学习西画。

1912年辞工回苏州婶樱,专心学习绘画。自行试制油画颜料创作出第一幅油画《石湖串月》。

1913年开始任小学教员。

1916年任吴江中学图画教员。

1917年,24岁的颜文樑应上海来青阁书坊约稿,作苏杭锡名胜的水彩风景画16桢,经商务印书馆以三色版彩印。

1918年兼任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图画教员。

1919年发起组织苏州美术赛画会,为我国现代美术史上第一个全国性的美术展览会——美术画赛会,以“提倡画术、互相策励、仅资浏览、不加评判”为宗旨,以非抄袭或临摹前任之作为标准,征集当代画家作品陈列,每次展览两星期,前后坚持了20年,作品从一二百件增加到二三千件。

1920年创作出色粉画《厨房》(苏州美术馆藏),标志着他早期创作的成熟,该画于1929年获法国春季沙龙荣誉奖。

1922年与胡粹中、朱士杰创办创办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校舍建在苏州著名古典园林沧浪亭东,至今犹在。

1928年赴法国留学并考察欧洲艺端霸叠术,在国立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学习,其间创作的风景油画显示了他学习西方油画艺术的收获。在欧期间,他节衣缩食,购置并运回著名雕塑石膏像近五百件,图书万余册,使苏州美专的设备成为全国之冠。

1932年回国,抗日战争时期,学校被迫解散,颜文樑辗转至上海,应在沪学生之请,赁房开办美专沪校,多次拒绝日军要其回苏复校的威胁利诱,表现了民族气节。

抗战胜利后,苏州美专复校,颜文樑仍任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校长兼中央大学艺术系代主任,之江大学、上海幼稚师范专科学校教授,往来苏沪之间直至迎接全国解放。

1952年,苏州美专并入华东艺专(现南京艺术学院),颜文樑调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浙江美术学院前身)副院长。教书育人的同时继续致力于油画艺术的研究和创作,“文革”期间曾被迫停 笔。

1984年,油己主晚遥画《枫桥夜泊》获第六届全国美术展览荣誉奖。

1988年5月1日,颜文樑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生前曾任中国美协上海分会副主席)。

颜文樑(1893.7.2-1988.5.1) 字栋臣,小名二官。江苏苏州人。著名美术教育家、油陵享腿探画家。其父颜元,民国初年为吴中画苑耆宿。

颜文樑幼承家学,清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12岁临摹《芥子园画谱》,学习国画。13岁临摹胡三桥画作《钟馗》,吴昌硕见而嘉之茅套轿,为其题字。入学后转向西洋画。清光绪三十四年秋(公元1908年),南京南洋劝业会开幕,学校推荐他所作铅笔着色画《苏州火车站》作为佳作陈列。后进上海商务印书馆当学徒,习图画,得到画图室主任、日本西画家松冈正识指导,自此专习西画。父亲颜元前至上海,曾见法国人所画普法战争巨幅油画,场景宏伟,形象真实生动,极力赞之。颜文樑始知有油画之名。喇试洒然苦无师授。

1912年3月,从父命辞去商务印书馆之职,回苏州专心学画。他立志自习油画,自行试制油画材料临摹西洋油画杂志,所作第一张油画《石湖串月》,即为松香水加鱼油所画。

1913年起,颜文樑先后在苏州贝家办的小学和振华女学、吴江中学、太仓省立四中、苏州第二女子师范、苏州第一师范学校等校任图画教员。江苏省机关报苏师范学校的校史资料载,颜文樑于1920年至1927年间,应杨达权校长之聘,任二女师美术教师。当时由于原任图案教师患病,颜文樑来校上图案课,后来,学生喜爱油画,颜先生就兼油画课。

年青的颜文樑兼课好几个学校,收入增加了,所能购置的油画书籍、颜色材料也多了,在艺术上不断探索,创作了许多出色的作品。如1919年创作的粉画《岳父坐像》。

与苏州首富吴子深相识后,两人一见如故,交谊日笃,终生不渝。吴子深之弟吴秉彝从其学画,后为苏州美专国画教授。1917年,颜文樑为上海来青阁书坊画水彩画风景16幅。来青阁主人杨寿祺即交商务印书馆以三色版彩色印刷,发售后,销行之广,出乎意外。1919年1月,他与人共同发起美术画赛会,征集当代苏州与全国各地中西画家作品陈列,按年举办,历时二十年未间断。粉画材料初入中国,他首以试用于创作,第一张粉画作品为《画室》。此后,相继创作了粉画《厨房》《肉店》等,成为他早期粉画代表作品。

1922年7月,他与胡粹中、朱士杰等人创办苏州美术暑期学校。 9月改称苏州美术学校。草创伊始,凡百简陋,所需经费均由他于数校兼课所得薪金支付,教员全尽义务。借用苏州县立中学教室,第一期招生13人。学习所用纸笔颜料,均由学生自备。第二年学生增加,又借得三贤祠河南会馆房舍3间,成立西校。并首次招收女生1名,为苏州男女同校之始,开风气之先。

1927年,颜文樑应苏州公益局之聘,任沧浪亭保管员,受命筹设苏州美术馆。沧浪亭为苏州历史名迹,因年久失修,亭园荒废。他接收后,除筹建美术馆外,多余房舍,稍加修葺,由公益局会同教育局拨作美校校址。美校得此良好环境定居,求读学生日众,校务日益扩大,经费益感不足,同学好友多所赞助。吴子深对他说:“你办学,我出钱。”并慨然出任校董会主席。此后凡校舍修建,购置设备,所需各款项,率由吴子深出资相助。同年秋,与艺术大师徐悲鸿相识,深得徐悲鸿赞赏。经徐悲鸿力促,他于次年赴法国巴黎留学。经法国美术大师达仰推荐,就读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罗朗斯教授门下。1929年3月,以粉画《厨房》、《画室》与油画《苏州瑞光塔》参加巴黎春季沙龙评选,《厨房》得评选委员会荣誉奖。

颜文樑在前往欧洲期间创作了《印度洋夜航》《越南西贡》等作品,在巴黎时期创作了《巴黎铁塔》《巴黎圣母院》《巴黎先贤寺》等油画,并在与刘海粟等人同游意大利期间画了《罗马斗兽场》《罗马古迹》《威尼斯水巷》《威尼斯运河》《佛罗伦萨广场》《罗马遗迹》《威尼斯伯爵宫》《米兰大寺》《威尼斯圣保罗教堂》等14幅油画。

他在习画之余,收集美术新旧书籍近4000余册,更立志为苏州美校购置石膏像,先求希腊名作,次及古罗马与文艺复兴诸时代著名杰作。二三年间,共得460余件。随时托运回国。迨其返国,遂于苏州美校辟专室安置,且仍陆续向法、比订购,至抗战前夕,共得500余件,超过当时全国美术学校所有石膏像的总和,质量也称第一。1932年8月,由吴子深独资建设的苏州美校新校落成,采希腊式,列柱拱廊,宏伟宽敞,共50间,其规模为全国美校之冠。10月,教育部批准苏州美校以大专院校立案,正式定名苏州美术专科学校,简称苏州美专。次年秋,应徐悲鸿力邀,兼代南京中央大学美术系主任。

1937年7月抗战开始。10月,日军进逼苏州。颜文樑弃校雇船载师生30余人,乘夜而逃。途中历经艰险,辗转月余,奔窜逃避,最后仅10余人抵上海。苏州美专校舍被日军强占为司令部,教学设备损毁,在沪师生闻之,无不愤慨。流离上海8年期间,颜文樑多次拒绝日本人要其回苏州复校的利诱,在艰难条件下坚持开办苏州美专沪校,并兼任上海之江大学教授。经费拮据,只能售画度日。

抗战胜利后,苏州美专成立复校委员会,他任主任委员,于1945年11月第一次返回苏州美专本校授课。次年1月他率沪校全部专科学生至苏州本校上课,同时兼任上海国立幼稚师范专科学校教授。

1950年,在他和朱士杰的倡导下,苏州美专在全国率先创办动画科。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苏州美专与上海美专、山东大学美术系合并为华东美术专科学校,先迁无锡,后迁南京,成立南京艺术学院,颜文樑任中央美术学校华东分院(后改为浙江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并任美术家协会华东分会理事,上海分会常务理事、副主席,中国美协理事等。

他为浙江美院和上海多所院校讲授透视学和色彩学课程,根据自己长期的绘画实践,总结创造了“油画用笔八法”,出版了《美术用透视学》《颜文樑画集》等著作。

这一阶段也是他油画创作最为活跃的时期,热情洋溢地创作了《嘉兴南湖夜色》《人民大会堂》《天坛》《中山公园》《北海公园》《西泠远景》《三潭印月》《虎丘》《水城门》《双塔》《苏州留园》《国庆十周年》《人民大道》《深夜之市郊》《浦江夜航》 《百果丰收》等许多作品。

1960年颜文樑当选为上海市美协副主席,1963年与刘海粟、林风眠共同领衔在香港举办“上海名家油画展览会”。

1964年,71岁的颜文梁创作了油画《南湖》 ,用印象派风格,描绘了召开“中共一大”的南湖红船,表现建党启航的光芒。他为此作写了一首题为“南湖旭日”的诗:“旭日东方照耀红,烟迷雨濛尽消空,燎原火自星星始,革命洪流起涌中。”

“文革”中颜文樑被冠以“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受到批斗,但仍保持着艺术家的清醒和骨气,他常常宽慰夫人蓉珍,也对人说:“指南针难免动荡不安,一旦静下来,却准确地指向既定的方向。”但他对那些费尽心血买来、运来、保护下来的石膏像毁于一旦,非常痛心。

1982年,颜文樑九十寿辰,他的个人画展先后在中国美术馆及上海、杭州展出,《颜文樑从事创作八十周年纪念活动》和《颜文樑学术研讨会》也同时举行,成为当年美术界的一大盛事。

1988年5月1日病逝于上海,享年96岁。

出版有《颜文樑画集》《油画小辑》《欧游小品》及水彩画集《苏杭风景》等;著有《美术用透视学》《色彩琐谈》等。

清末维新变法后,许多青年学子先后赴英、法、日本等国学习西洋油画,而颜文樑就是其中的一员,这些油画家归国后,带来了西方及日本先进的教学方法及理念,如1911年西洋归国的周湘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1912年刘海粟创办上海图画学术院,并第一次起用人体模特写生;1919年任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先生倡导开办了第一所国立美术学校--北京美术学校1927年,中央大学开设艺术科〔徐悲鸿任主任〕;1928年杭州创办了第一所大学制的国立艺术院校等。而1922年7月,颜文樑创办苏州美术暑期学校。9月改称苏州美术学校。

颜文樑的油画,长于风景静物。早年手法写实,景色逼真,具有高度的造型技巧。所作《画室》《厨房》《肉店》(色粉画)为中国早期油画色粉画的代表作,其中《厨房》获1929年法国巴黎春季沙龙展荣誉奖。

留学期间接受古典主义和印象主义的影响,作品在结构严谨、手法写实的基础上,又重视描绘外光和色彩的变化。

60年代的作品多注重表现大自然的微妙变化和静谧之美。70年代后期,作品笔触灵活、自然、洒脱,色彩明快。

他的作品构思精巧,刻画真实、细致,色彩明快,善于以西方的表现手法融以民族的精神,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对透视学、色彩学、解剖学的研究也卓有建树,粉碎"四人帮"后创作激情至老不衰,作品色彩更为丰富绚丽。

颜文樑的作品,倘粗线条地划分一下,可分早期、中期和晚期,早期留学前、晚期文革后。中期,就是介于两者之间了,期间作品很难见到。中期的细腻,晚期的粗放、明快。

颜文樑在生活和工作中是个严谨的人,画如其人同样严谨写实。大师平易近人,十分平民化。文革结束之时,颜文樑已经八十多岁了。八十多岁的老人应该在家颐养天年,颜文樑还经常外出写生与创作。去写生的途中,穿着旧衣服,戴顶草帽。晚年后,颜文樑在作品上的笔触开始粗放,色彩开始明丽,自己有时开玩笑地讲:“有些印象派味道了。”

颜文樑属于中国第一代油画家,被陈丹青成为中国现代美术的“老祖宗”和现代美术教育的开幕人、奠基者。 他绘画风格非常独特,唯美、雅俗共赏,现在市场认可度已经很高。但他的作品几乎没有人为的炒作。市场认可度纯粹来自于画面本身。

颜文樑始终秉承与践行中西并举的艺术教育思想,认为“我苏州号称东南文化之邦,而我苏州美专,尤其在文化之邦的中心点”,同时意识到“欧洲各国艺术教育,除提倡纯粹的艺术外,无不亟图实用艺术之发展。使艺术不单专为鉴赏而作,同时也与工艺联络,以期达于实用”。这些教育思想塑造了苏州美专艺术风范,培养出董希文、莫朴、李宗津、费以复、钱家骏、俞云阶、杨之光、卢沉、罗尔纯、冯其庸等一大批新中国优秀的艺术家。

《厨房》(1928)、《国庆十周年》(1959)、《石湖串月》(1912)等42件作品现在由苏州美术馆收藏。

《南湖》(1964)、《红海》(1928)、《船厂》(1959)、《英国议会》(1929)等6件作品现在又中国美术馆收藏。

《祖国的脉搏》(1984)由中国美术学院收藏。

《鸦舟》(1982)现藏于龙美术馆(浦东馆)。

颜文樑所著《美术透视学》(1957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颜文樑所著《色彩琐谈》(1978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颜文樑编《颜元摹任伯年画稿》(1959年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颜文樑画集》(1959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颜文樑画集》(1985年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

《颜文樑油画集》(2002年上海画报出版社出版)

《沧浪掇英——苏州美专八十六周年纪念专辑》(2009年由中国现代美术出版社刊发)

《颜文樑·现代艺术家,画论、作品、生平》(1982年由林文霞整理、北京学林出版社出版)

《颜文樑研究》(1993年由尚辉编写、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1918年颜文樑与友人发起成立了苏州赛画会,其宗旨为“提倡画术,互相策励,仅资浏览,不加评判"。从1919年直至1933年,苏州赛画会共举办了十四届展览。

在20世纪20年代前夕,中国美术院校尚未出现普及态势之际,苏州赛画会以半专业的方式,形成了艺术界与社会民众交流的重要纽带,而且连动了南方和北方。

1927年,颜文樑应苏州公益局聘,任沧浪亭保管员,并受命筹建苏州美术馆,陈列当代中西画家作品。美校也经公益局和教育局批准,由县中迁移至沧浪亭内,从此一直定居其中。1927年为建美术馆公举黄觉寺为筹办主任。得吴子深资助,历时130多天,终于在1928年建成开幕。美术馆开放后,常陈列中外名作,活跃了吴中画坛。美术馆亦在沧浪亭发起美术馆展会乃至音乐会,又举办艺术家联欢大会。

1997年1月18日,苏州美术馆复馆,重新对外开放。

1922年,颜文樑创办苏州美术专科学校。

1930年,学校本科增设艺术教育系和研究科。

1928年,颜文樑赴法国留学,学校行政事务由胡粹中主持。

1931年年底,颜文樑回国。他将留学期间节省出来的生活费用,为学校购置欧洲名作石膏像近五百件、艺术图书万余册,分批运回祖国。

从1922年到1949年,苏州美专经历了近三十年的艰难岁月,在社会动荡与战争时期,努力实现现代艺术教育转型。

《沧浪美》,创刊于1928年,由黄觉寺任主编,每期约10余页,共出版3期,画集1卷,由苏州文新印刷公司承印。1934年《沧浪美》改刊名为《艺浪》,16开本,铅字精印,并用铜版精印加上三色版彩印,仍由黄觉寺主编,印刷制版由本校工场承担。抗战期间《艺浪》停刊,至1947年复刊,行销全国,以图文并茂、精美印刷获得好评。纵观《沧浪美》《艺浪》,颜文樑在写稿数量和作品刊发上都占到了最重要的位置,因此这两本校刊也就成为了研究民国时期颜文樑的艺术思想和艺术创作的重要文献资料。

颜文樑在法国留学期间,省吃俭用,购买两万多本图书、画册、460多件石膏像复制品,运回苏州美专。这批石膏像大多是从原作上面翻下来的,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大卫头像,原作是米开朗琪罗做成的。

颜文樑从国外运的石膏像复制品,数量超过了当时国内用于美术教育的石膏像总和,此外,还有专供教学用的人体解剖模型及马体和各种马体的动作及解剖;专门装饰用的古希腊瓶及各种浮雕。

留法期间,颜文樑甚至将法国学生用的画架、画椅、画箱等设备一一画下图样,标上尺寸,回国后照图纸复制成套画具给美专的学生使用。颜文樑纪念馆馆长卢卫星说:“他要把他认为西洋绘画训练最好的条件、教材、教具,全都拿过来,为我们国家所用。”

颜文樑纪念馆就设在他亲手创建的苏州美专仿罗马式大楼旧址上。完成捐赠后,经精心筹备,1997年1月18日颜文樑纪念馆隆重开馆,颜文樑的生平事迹和代表作品陈列于馆内供后人瞻仰。

2017年11月,苏州市公共文化中心策划了“苏州美术馆建馆九十周年——颜文梁文献展”,以“巴黎之光”、“中西融合”、“西风东渐”、“沧浪璀璨”等4个章节,展出近200余件文献和实物资料以及40余件颜文梁先生和苏州美专师生作品,大规模展示其生平与成就。

颜文樑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史上的泰斗之一。1919年颜文樑创办了中国最早具有学术性、规范性和延续性的“苏州美术画赛会”。1922年,颜文樑、胡粹中和朱士杰等乡贤同道创办苏州美术专科学校,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拥有当时全国最完整的希腊雕塑、罗马雕塑、文艺复兴时期雕塑的石膏像,以及最完备的欧洲人文学科和自然学科的图书体系,是最具有希腊学院精神与希腊建筑遗存的美术专科学校。颜文樑于1927年还创立了中国最早的美术馆-苏州美术馆,1928年又创办了当时具学术性和现代性的美术杂志《沧浪美》(后改名为《艺浪》)。

颜文樑构建和奠定了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经典体系,推动了近现代中国美术的创新与发展。颜文樑志存高远的雄心与成就,与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所创造的教育体系分别构成了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四大体系,彪炳史册。

陈丹青在文化部2014年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之“沧浪之水”苏州美术馆馆藏颜文樑作品特展上说:「我与颜先生的缘分在1972年到1975年之间,我当时还是个知青“小盲流”,拿了个画到上海去请教他,非常可亲可爱的一个老先生就像我的外公一样。我在年轻的时候是自学画画,没有上过学。我对色彩的认识可以说就是从颜先生那里来的。此后我也注意读过一些色彩专论,但我相信没有一本色彩专论能够超过颜先生的论述。」

薛企荧说他在苏州美专的时候,有幸听过颜文樑先生给老师培训的透视课,“我上透视,最简单的原理要讲40节课,他讲两节课,这是要有功力的。” 他解释,颜文梁先生讲得快,并不是在于他口齿快,而在于一般老师上课都要用尺、圆规、三角尺等一系列辅助工具,颜文梁先生上课什么东西都不用,画圆、画线,全凭一双手。

莫朴先生评价说:“颜文樑先生创办的苏州美专和刘海粟先生创办的上海美专,都比国立的美术院校创办得早,而且遭受过不少波折和打击。苏州美专在创办之初,没有经费来源,一切费用全由颜文樑先生以及朱士杰等先生在其他学校兼课和卖画的收入来开支,即使后来得到吴子深先生的资助,颜先生也是自己带头节衣缩食,把一切财力物力用之于学校,从而把它建成了一个有一定规模的美术学府。”“他熔中西画法于一炉,意境深邃,自成一格,这是颜先生艺术上的最大特色。”

庞薰琹在他的回忆录《就是这样走过来》中这样写道:“南京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系系主任是徐悲鸿,杭州国立艺专的校长是林风眠,上海美专的校长是刘海粟,苏州美专的校长是颜文樑,这几个校长是十二级台风都刮不动的。”

在《怀念颜文樑老师》一文末尾,董蕾写道“进入21世纪,颜师的教诲更清澈展现:‘须知过去永不复返,未来决不先到,责乎过去,今日为明日之过去,望乎未来,今日为昨日之未来,急起直追,坐言起行,努力于现在之力行,而来安于现在,则更愿吾同学共勉之。’时间不会倒走,我是苏州美专最后一届的弟子。师生情结,怀念颜师,贯穿了我艺术生涯的始终。颜师离我们那么近,我们几个弟子经常在一起,切磋技艺,一如当年。”


相关文章推荐:
浙江美术学院 | 中国美术家协会 | 水彩画 | 中国 | 教育家 | 江苏 | 苏州 | 厨房 | 南湖 | 苏州美术专科学校 | 先驱者 | 浙江美术学院 | 中国美术家协会 | 明暗 | 晚年 | 珍品 | 国家文物局 | 花鸟画 | 上海商务印书馆 | 西画 | 油画颜料 | 石湖串月 | 吴江中学 | 商务 | 苏州美术馆 | 胡粹中 | 朱士杰 | 苏州美术专科学校 | 民族气节 | 中央大学艺术系 | 之江大学 | 师范专科学校 | 南京艺术学院 | 浙江美术学院 | 枫桥夜泊 | 颜元 | 芥子园画谱 | 南洋劝业会 | 苏州火车站 | 颜元 | 普法战争 | 商务印书馆 | 西洋油画 | 吴子深 | 吴秉彝 | 杨寿祺 | 三贤祠 | 河南会馆 | 苏州美术馆 | 沧浪亭 | 吴子深 | 徐悲鸿 | 苏州瑞光塔 | 吴子深 | 苏州美术专科学校 | 徐悲鸿 | 中央大学 | 之江大学 | 上海美专 | 山东大学 | 刘海粟 | 林风眠 | 南湖 | 印象派 | 中共一大 | 南湖红船 | 中国美术馆 | 维新变法 | 周湘 | 刘海粟 | 蔡元培 | 北京美术学校 | 徐悲鸿 | 厨房 | 古典主义 | 印象主义 | 色彩学 | 印象派 | 陈丹青 | 董希文 | 莫朴 | 李宗津 | 费以复 | 钱家骏 | 俞云阶 | 杨之光 | 卢沉 | 罗尔纯 | 冯其庸 | 厨房 | 苏州美术馆 | 南湖 | 中国美术馆 | 中国美术学院 | 龙美术馆 |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 浙江人民出版社 |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 上海画报出版社 | 林文霞 | 尚辉 | 江苏美术出版社 | 沧浪亭 | 苏州美术馆 | 黄觉寺 | 吴子深 | 苏州美术馆 | 苏州美术专科学校 | 黄觉寺 | 法国 | 米开朗琪罗 | 人体解剖模型 | 古希腊 | 浮雕 | 卢卫星 | 苏州市公共文化中心 | 苏州美术馆 | 美术教育 | 苏州美术专科学校 | 文艺复兴时期 | 石膏像 | 苏州美术馆 | 徐悲鸿 | 刘海粟 | 林风眠 | 陈丹青 | 苏州美术馆 | 透视 | 莫朴 | 庞薰琹 | 徐悲鸿 | 林风眠 | 刘海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