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SKA(音乐体裁) 发布于:

很多音乐的体裁都是在地下室发明的,这类音乐经久不衰。SKA也是其中一个,20世纪50年代末,以Coxsone Dodd和Laurel Aitken等人为主的牙买加乐手们把当地的Mento和即兴小调音乐与来自高频率电波中所收听到的美国的爵士乐和R&B相结合,形成了SKA音乐。SKA在1960年初逐渐在牙买加流行起来,成为当地青年所热衷的音乐。

SKA音乐是为舞蹈而诞生的,是快节奏的音乐,传达乐观、快乐的音乐,这样的音乐令人兴奋。

欧洲人哥伦布在1494年霸院第二次航海时发现了牙买加,并把牙买加形容为担嚷尝“他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岛屿……”,牙买加自此开始了她新的历史。很快地,西班牙人在北海岸的塞维拉纽巴建城,自此开始了西班牙殖民时期并将首都迁移到“平原的城市”,现叫做西班牙城。西班牙城迅速发展成为岛上的活动中心。

17世纪50年代,牙买加从西班牙人手中落到英国人手里,英国人建设了几处大规模蔗糖种植场,从牙买加取得莫大的利益。他们把黑人奴隶从非洲西海岸运送到这块新开辟的人工林。到1807年,全球已经有超过200万的非洲人在有世界上最残酷的奴隶制度的英国殖民地牙买加做苦力.奴隶们尽其所能的在他们的“奴隶社会”里发扬他们的文化,并且维护他们自己的信仰和价值观。那些白人奴隶主们认为这些音乐可以让奴隶们更好的为他们干活,就允许他们玩一些自己非洲的音乐,例如Burru。有时候,奴隶音乐家们也呼吁白人奴隶主参与娱乐。奴隶主们只提供给奴隶音乐家们一些嘉年华式的娱乐表演,但是类似于国王、女王、上帝等由白人扮演,这俨然成为了白人奴隶主们的游乐园。

18世纪末,欧洲逐渐流行起一种舞会,奴隶主们就把这夜多记葛种舞会与奴隶们的嘉年华式表演堡燥再宙结合在一起演出。这种舞会上的舞蹈由黑人特有的弹跳力和新的舞蹈动作演变而来。这就是最初的SKA舞。

1834年后,奴隶们得到了解放,牙买加经历了一次复兴,期间催生了两个音乐流派,SKA音乐因此产生。“Pukkumina”流派保持非洲人的礼仪和肢体语言,如拍手和冲压节奏。伴随呼吸的声音也被当作循环的敲击节奏用在演出中。其特点备巩判是发出“hup, hup, hup…”和“Ch-Ka-Ch-Ch”的声音。打击乐在SKA音乐中仍然是主要乐器,例如The Skatalites的《Guns of Navarone》,和最近的Perter Porker的《Chemical Imbalance》。另外一个流派叫做“Zion Revival”,在牙买加地区很受欢迎,因为它的音乐里面有很浓厚的欧洲特色。Revival音乐的特点是即兴演唱,规律的拍手和冲压节奏,鼓只是音乐的伴奏,不是主要乐器。Revival音乐结合了欧洲音乐的要素:军乐团中铜管乐、以及受英国水手影响的复兴大合唱。这样上百人的大合唱可以给任何场合伴奏,例如感恩颂歌《Let us Break Bread Together》,和洗礼合唱曲《Dip Dem, Bedward》。

在整个20世纪50年代,Blues大乐队逐渐取代小乐队。牙买加人将这样的音乐曲风带回岛内,由于这类音乐的稀缺和高品质性,在牙买加岛上受到很大程度的欢迎。很多牙买加本地音乐人就开始演奏这种风格的音乐。1954年,第一个大型Jazz音乐会在金士顿的Ward剧院举办。后来,传统的Mento民谣即兴小调频繁活跃在全岛上下的大小酒店。受Jazz、R&B、Mento的影响,音乐人们将这三者合并为一种叫“Shuffle”的音乐风格。Shuffle在民间逐渐流行,受到各行业的人的追捧。各大唱片公司开始寻找新的音乐人签约,牙买加国际广播公司也在定期的制作音乐专题来激发音乐人的创作激情。有两个年轻人在20世纪50年代中起到了关键的乃禁虹作用,他们就是Duke Reid and Clement Seymore Dodd。

就像Mento一样,SKA也是一个融合多种风格的音乐。之前已经提到了,结合Mento和Jazz元素的音乐被称作“Shuffle”。Neville Esson,Owen Grey和Overtakers最早灌制了Shuffle唱片并使其风靡一时。其后新成立的唱片公司(或者录音棚)就开始寻觅新鲜的声音。随着Fats Domino、Louis Jordan等美国R&B音乐的流行普及,牙买加乐手就在吉他节奏中加入了12小节布鲁斯和弦级数和摇滚乐贝司走盼想匙向。然后在Mento的弱拍上增加重音,使弱拍变得短而有劲。这些明显的切分音体现在吉他和键盘上。这种新鲜的音乐风格就被称作“SKA”。Ernest Ranglin和Cluet Johnson (Clue J.)、the Blues Busters演出的时候第一次使用SKA节奏。“那天,他准备拿起吉他弹点什么,他就说‘make the guitars go Ska!Ska!Ska!(让吉他来段SKA!)’SKA这个名词就是这样来的。” (Bunny Lee in Johnson and Pines. 1982 .49) Clue J最著名的是他见到朋友时老是招呼他们“Love Skavoovie”。则很多人认为SKA实际上就是这个“招呼”的简称。

SKA迅速的在牙买加流行起来。SKA成功的时候刚好是1962年英国撤离牙买加,牙买加政府宣布独立。SKA改变了当地人对本土音乐的态度。SKA音乐得到了巨大的成功,风靡全国。牙买加的一些唱片商打算把SKA推向世界,而且得到了牙买加政府的大力支持。SKA成为了牙买加的代表性音乐,并且在1964年的纽约Words Fair游行上表演。Byron Lee and the Dragonaires, Jimmy Cliff , Prince Buster还有舞者Ronnie Nasralla and Jannette Phillips代表牙买加教给了整个世界“Backy Skank”,“Rootsman Skank”和伟大的“Ska”。

早期的SKA歌词都受宗教复兴运动影响。例如The Blues Busters和The Wailers演奏的《Wings of a Dove》,Eric Morris的《Oil in My Lamp》和Jimmy Cliff《King of Kings》都是复兴歌词和加快的曲调,Desmond Dekker的《Israelites》的歌词也有复兴特色。其它SKA歌词就是流行音乐歌词元素结合少数的一点牙买加方言。这些歌的歌词大多是废话,比如说Eric Morris的《Humpty Dumpty》和《Solomon Gundie》,又或者还有一些浪漫的歌词,例如Delroy Wilsons那首介于SKA和Rocksteady之间的《Dancing Mood》。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政治因素的关于Rude Boy的SKA歌曲,例如《A Messge to you》等等。

60年代正是ska音乐期待着创造性突破,寻求新鲜血液的时期。1963年,次中音萨克斯风演奏家Tommy McCook受到Studio One制作人Jackie Mittoo的邀请,去领导由Mittoo组建的一个名为"The Skatalities"的乐团,起初McCook回绝了,但在1964年中期他却又接受了乐团领队的角色。运用自己对于American Jazz & R&B的精深理解,他为乐团添加进了一整套标志性并且别具一格的声音。虽然The Skatalities仅存在了短短14个月时间,却毋庸置疑地成为了那个时代所有ska乐团的完美典范。

1979年McCook拉拢小号演奏家Bobby Ellis录制了《Blazing Horn》并在1983重组了支离破碎了近20年的The Skatalities。McCook协团到美国发展,1985年发行了这个传奇性乐团的回归之作《Return to the Big Guns》,数月之后,新的唱片发行计划源源不断,The Skatalities迎来了硕果累累的第二春,甚至获得了几项格莱美提名。1994年,The Skatalities启动了首次世界巡演,包括作为the Skavoovee U.S.A巡演计划的一部分(其间有过和他们70年代的追随者们the Specials ,the Selecter,the Toaster同台)。

Mento是牙买加当地的一种即兴小调,流行于1940—1950年代的牙买加,它融合了牙买加特有的节奏和欧洲音乐的曲调。它是一种在街上随意唱出的音乐,Mento使用的乐器都是便于携带的,例如吉他、班卓琴、Kalimba(非洲拇指琴),以及Bongos(一种非洲乐器)。从音乐类型上来说,Mento类似于加勒比伦巴。其基本节奏是3+2+2格式,重音在每小节的最后一拍。“Dis Long Time Gal”、“Water Come a Me Eye”和“Banyan Tree”都是传统Mento音乐的例子。乐评人一次又一次提到的Jolly Boys的“Touch Me Tomato”中也用到了Mento曲调。

管乐由驻扎在金士顿的英国士兵带来牙买加,并渐渐的被牙买加人所接受。并在金士顿西部的阿尔法男子天主教学校做为重要的音乐课程。阿尔法男子学校是一个拥有严格秩序和道德标准的天主教学校,但是他们有着很出色的管乐团。并且阿尔法学校的老师把Jazz运用在音乐教学中。包括Tommy McCook, Don Drummond (The Skatelites) and Rico Rodriguez (The Specials)等牙买加音乐人都毕业于阿尔法学校。在当时Mento只是属于金士顿中低级学校的音乐,类似于20世纪30年代的英美Jazz乐。

受美国明星Duke Ellington和Count Basie的影响,许多阿尔法男孩们在毕业后都加入了一些Jazz大乐队。但是对牙买加音乐人影响最大的还是美国小型的R&B乐队。因为牙买加的高频收音机只能接收从孟菲斯、迈阿密和新奥尔良传来的电波,这些电台的音乐节目大多是播放R&B音乐。这些电台节目受到牙买加听众普遍的青睐,他们早已厌倦了BBC电台的重播新闻,并且支持这样的节目,国家广播电台为之做了专题——“电台牙买加”。

在SKA音乐流行初期涌现了大批艺术家,他们是Desmond Dekker, The Skatalites乐队, Byron Lee & the Dragonaires, The Melodians and Toots & the Maytals等. 很多SKA乐队在1960年末都转型做了Reggae。

20世纪70年代末期,很多年轻的英国乐队开始复兴原初Ska音乐的声响,在激动人心的节奏中融入一种紧张的朋克(Punk)风格的棱角,此外,Ska Revival音乐艺人在那个时期唯一这样做的乐队——即乐队都以多人种混合阵容为其特点——这是顺应那个时代的一种无畏的政治声明。

事实上,较之同时代的英国朋克(British Punk)和新浪潮(New Wave)中的任何音乐,Ska Revival音乐具有更加含蓄的政治意味。首支Ska Revival乐队是the Specials,他们成立了自己的独立厂牌2-Tone,由Jerry Dammers领导和Terry Hall作为主唱,the Specials助力推动了一个活跃的Ska Revival音乐场景——该乐队为所有随后的主要Ska Revival艺人(包括Madness、the (English) Beat和Selecter)提供了支持。

在整个80年代早期,Ska Revival乐队(尤其是Madness)在英国十分流行,乐队在美国却没有取得多大进展,直到1982和1983年,当所有重要(以及很多次要的)乐队用音乐电视播放自己录像的时候,状况才有所改变,截至此时,多数乐队已达到自己的巅峰,也就是在the Specials、Madness、the (English) Beat,以及Selecter全都破产前的数月之中。

尽管Ska Revival乐队在英国之外从未成为明星,但在美国,他们成为显要的受到狂热崇拜的人物,并且激发了几代音乐艺人去成立类似的乐队。这次Ska Revival音乐浪潮同等程度地受到硬核朋克(Hardcore Punk)与重金属(Heavy Metal)音乐的激发,由此,褪去了很多节奏布鲁斯韵律的成分(曾影响了最初的Ska音乐和2-Tone旗下的艺人),不过,这些乐队——包括:Rancid、 Mighty Mighty Bosstones,以及No Doubt。

在90年代中期的美国却变得十分流行,在英国,Ska Revival艺人对Britpop(如:Blur)和Trip-Hop(如:Tricky)音乐都产生了影响。

在SKA音乐诞生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些唱片公司在潜移默化的推动牙买加流行音乐的发展,同时也铸就了牙买加的SKA唱片业,例如著名的“Trojan”厂牌。我们今天就来了解牙买加早期的唱片业的影响

牙买加电台听众的增长促进了牙买加唱片行业的发展。与此同时,便携式舞蹈音乐的音乐人们开始竞相争取在公众中的普及健全的音响系统。这些音乐人对牙买加热衷进口R&B音乐的年轻人起到了巨大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是Duke Reid和Clement Dodd。(Reid是因他用Trojan的大卡车运输设备而出名。而Dodd的昵称Coxsone就是因他的偶像约克夏板球队球员Coxsone的名字而起的。)1950年间,这两个人引发了一场音乐“战争”。这场运动逐渐升级,被称为“舞厅终结者”,即各流派音响系统协会联合对抗俱乐部人士。这些被称为“Rude Boy”的俱乐部人士在歌舞厅现场是忠实的听众和时尚的“传教者。

我们经常在SKA的歌曲中听到关于Rude Boy的东西,而很多玩SKA的人都把自己称为Rude Boy。而究竟什么是Rude Boy,相信很多人了解的都不够透彻吧!可能只是从字面的意思理解为Rude Boy即是粗暴的男孩,或者只是认为Rude Boy是喜欢SKA的男孩。前面我们已经提到了Rude Boy这群年轻人是牙买加SKA最主要的听众,年龄都在10几岁左右,属于青少年时期。做事比较冲动,与当时的政治经济对立。他们效仿好莱坞电影中的美国黑帮造型,黑西装、细领带、小沿帽,这种扮相在电影《Pulp Fiction》和《Reservoir Dogs》中都能看到。Rude Boy们生活在法律的边缘,他们时常被称为“Scofflaws”(即轻视法律的人)。当时的SKA歌词大多都是反映Rude Boy的生活。例如Soul Brothers的《Lawless Street》,Heptone的《Gunmen Comin to Town》,Desmond Dekker的《007 Shanty Town》,Dandy Livingstone的《A Message to You Rude》,还有Prince Buster的Judge Dread。Clement Dodd资助了一个把自己设想为Rude的年轻团体,他们是The Wailer的Bob Marley, Bunny Livingstone和Peter Macintosh (后来改名为Tosh)。

Rude Boy的跳舞方式也受SKA音乐的影响。他们有节奏的前后甩动胳膊,Ronnie和Jannette表示这比起传统的跳舞方式更加有趣。这个跳舞的方式改变了SKA音乐。BASS加重了切分音的演奏,改变了一般摇滚音乐的演奏方式。还有更多的迹象表明这个音乐风格受到了Rude Boy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

Rude Boy对SKA音乐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因为他们是一群叛逆的男孩,所以在SKA走进英国之后,以2-Tone厂牌旗下乐队为主的乐队掀起了SKA第二浪潮,也就是被现在很多SKA PUNK乐队所效仿的SKA音乐。


相关文章推荐:
舞蹈动作 | Blues | 新浪潮 | 音乐电视 | 硬核朋克 | No Doubt | Britpop | Blur | Trip-Hop | Tricky |